南风金融网 - 中原最权威行情财经门户

热门关键词:  证券  期货  价格行情  财经  股票
热门: 一艘航母数十万吨,为何控 中国北斗,刷新一个世界纪 真的来了!今天,武汉传来 无耻走狗!无故殴打中方游 疫情拐点即将来临!中囯开 华为“脱身”美国!刚撤离5

特朗普最后的底牌,结局出乎所有人意料...

来源:南风金融网 作者:南风金融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7-31 21:08:49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

公众号:猫哥的视界

今年是庚子年,黑天鹅层出不穷,时间才过去半年我们就经历了澳大利亚大火、新冠疫情、美股熔断、全球性经济大衰退,堪比98年的洪灾等等。

漫天飞舞的黑天鹅接踵而至,让人目不暇接。

但是,即便如此,我觉得以上的黑天鹅可能还只是开胃菜,最大的黑天鹅可能会在下半年发生。

这个超级黑天鹅主角就是一直活跃在我们舆论焦点的美国总统川普。

1? 亲切的“川建国”

说来也很有意思,川普执政之后中美关系整体处于不断恶化的趋势,但是川普先生却在中国舆论场上人气很高。

大家不但对川普没有多少恶感,反而亲切的称呼川普为“川建国”。

有好事者甚至做过这样的统计,川普执政之后,在美帝心脏做了以下工作:

——挑起贸易战,推动我国经济转型升级;

——打压华为中兴等科技企业,逼迫我国科技走上自主研发的道路,为国内科技企业创造了战略性的发展机遇;

——各种退群以及对欧盟各国发起贸易战,让铁板一块的西方国家盟友关系分崩离析;

——对华裔科技人员打压,对留美学生各种限制,促进了各种人才回归祖国;

——对韩日大幅度提高驻军保护费,促进韩日向中国靠拢;

——放任新冠疫情爆发,重创了美国经济;

——在黑人弗洛伊德事件中挑起种族矛盾,加大了美国的社会撕裂;

以上就是中国网民对川普评价很高的原因。

这哥们对中国各种打压短期来看可能让我们外部压力加大,但是从中长期来看,却未必是坏事。

至少经过川普的各种极限施压之后,中国民众对中国政府的支持度不断创出新高。

(来源:新浪新闻)

川普的作用不但促进了我们内部的团结,更为重要的是,他执政之后不仅将美国精英阶层数十年苦心构筑的国际形象破坏殆尽,而且通过放任新冠疫情爆发重创了美国经济。

其实我对川普下半年的表现是很有一番期待的。

期待着下半年美国爆出一个超级黑天鹅!

这个黑天鹅就是:假如川普在大选失利,如果双方得票数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川普很有可能拒绝承认投票结果!

这就好玩了!

讲一讲这其中的逻辑。

2? 为连任不择手段

在我过去的文章中曾经多次提到过,本次大选对于川普就是性命攸关。

如果不能连任,不但川普会面临严厉的清算,甚至其家族也会被清算——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就曾公开扬言,要让川普去坐牢。

(来源:观察者网)

很明显,川普如果还是美国总统,谁也没这个本事让他去坐牢,只能是在川普下台之后才有这个可能。

川普被清算的原因很简单,不但其在2016年竞选就破坏了美国政坛的潜规则,而且在执政之后任人唯亲,得罪了一大票美国政坛的资深官僚。

今年以来川普的表现更是疯狂,不但放任新冠疫情爆发,重创了美国经济,更是在防疫物资管理上大搞裙带关系,与民主党各州的关系搞得极坏。

所以,拜登一旦上台第一个要整的对象就是川普,对于美国这个烂摊子,川普确实也是当之无愧的替罪羊。

所以,川普为了连任是可以不择手段的。

这个不择手段不但包括为了掩盖其防疫不力的责任各种甩锅抹黑中国,包括悍然关闭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来“碰瓷”中国——

反正为了提升选民支持率无所不用极。

如果这一切还不能让川普赢得选举怎么办?

川普还有最后的底牌!

这个底牌就是川普一旦败选甚至可以拒绝承认选举结果,从而引爆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宪法危机。

3? 川普拒绝接受败选

今年五月中旬,美国阿默斯特学院法学教授阿劳伦斯·道格拉斯就出版一本著作《他会离开吗?》——

详细分析了川普会拒绝接受败选结果的原因。

7月8日法国《解放报》记者对道格拉斯教授进行采访,以下是采访实录。

按:我推荐大家仔细看一下道格拉斯教授的分析,当然如果你没有耐心也可以直接跳过这部分。

问:您的新书关心的是今年11月大选后可能会出现宪法危机,如果特朗普败选也许会质疑大选结果。但是,您同时承认,他当然也有机会连任。

劳伦斯·道格拉斯答:距离大选投票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事情也有可能很快发生变化。

他有可能会很干脆地输掉大选,那样的话他制造混乱的可能性就会小很多。

但如果他是惜败,只因为几个关键的州而输掉选举,他就有可能会拒绝承认大选结果。

他可能会制造一场深刻的宪法危机,让我们的民主制度陷入险境,而在美国内战之后这还从未发生过。

问:在您看来,特朗普拒绝承认败选不是“可能”也不是“或许”,而是“不可避免”。您为何这么肯定?

答:因为自从他执政以来,他总是会将选举的失败归咎于那些毫无根据的阴谋。

自2016年共和党初选时就开始了,他当时在艾奥瓦州输给了特德·克鲁斯,马上指责后者“偷走”了选举。

尽管在当年11月份的大选中获胜,特朗普从未接受在普选票数量上少于希拉里·克林顿,他只是毫无根据地不断重申有三五百万人违法违规地把票投给了自己的竞争对手。

在2018年中期选举时,他将一些共和党人的失败归咎于一些臆想的选举操纵。

最近几周这样的场景仍在上演,只不过这次是在大选的前期操作上,因为他屡屡抨击邮寄选票的合理性。

问:您似乎认为,无论如何共和党人都会支持特朗普,即便他会对合法的选举结果提出质疑也是一样。为什么?

答:如果选情比较胶着而特朗普对自己的败选提出质疑,我认为共和党人会力挺特朗普。

特朗普很可能撕碎规则

问:如果上述僵局真在11月大选后出现,如何摆脱呢?

答:这就触及了我们选举制度存在的局限性,这是一种过时的、难以运行的选举制度。

我们的宪法和选举法不仅无法提供解决这种选举危机的手段,实际上还有可能让危机进一步加剧并且把我们困在僵局之中。

根据我的研究,我意识到宪法和我们的法律无法保证权力的和平过渡,这些法律假定的前提是权力会和平过渡。

然而,与法律相反,一些规则不一定是建立在法律惩罚的基础之上。

这是一些游戏规则,我们假定的是人们、当然也包括白宫的主人,会遵守这些规则。

然而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我们发现他不仅在排斥规则而且有时还在撕碎规则。

当一位总统打定主意无视规则时,而且一些议员也不准备让其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政治代价,你就会发现已经面临着极端危险的状况。

问:特朗普仰仗的是极为忠实的选民基础。如果发生竞选危机,这一基础能发挥什么作用呢?

答:需要强调指出的是,即便他目前在民意调查中处于下风,但支持率从来没有低过40%。

特朗普可以依靠坚实的支持去参加11月份的胶着选战,并非是普选票数层面,而是选举人票。

最近可以看到,有些选民已经开始响应号召行动了起来。

在新冠疫情肆虐之时,特朗普要求重启经济,他在推特上呼吁“解放”由民主党人任州长的密歇根或康斯威星。

其支持者响应号召,可以看到那些抗议者携带自动步枪进入地方议会的令人担忧的画面。

如果特朗普败选了,其支持者会出离愤怒,他们可能会认可大选被偷走了的阴谋论。

很多人将全副武装。所有这些因素都有可能导致令人感到极为担心的局面。

不得不承认,教授的分析很有道理,而当下民调的数据也越来越不利于川普。

6月份进行的几项民调显示,拜登在全国领先特朗普8到12个百分点。

在最关键的摇摆州,川普的民调数据也明显落后于拜登。

拜登在威斯康星州领先6个百分点,宾夕法尼亚州领先6个百分点,佛罗里达州领先6个百分点,这些州都是特朗普在2016年获胜的州。

拜登和特朗普支持率

美国总统竞选有一个基本规律,两党候选人都有自己的铁杆票仓,真正决定胜利的是摇摆州选民的选择。

如果川普失去摇摆州的支持,几乎肯定会输掉大选。

由于川普民调数据明显处于颓势,所以越来越多的美国精英开始担心川普一旦败选可能会耍赖。

7月21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CNN在采访了近20名选举专家——包括前国会议员,政治战略家,法律学者和历史学家。

这些来自各政治领域的投票专家和政治策略师越来越担心11月举行总统大选的最坏可能性——其中一位候选人公开质疑结果的合法性,甚至拒绝承认。


4? 候选人态度


现在最关键的是两位候选人的态度。

六月中旬,拜登在崔娃每日秀(Trevor Noah)上就曾被问到,是否考虑过若特朗普败选但拒绝离开白宫会发生什么?

拜登当时答说,“是的,我有”,“我向你保证,他们会派遣军队将他护送出白宫”。

(来源:人民网)

虽然拜登信心满满地表示军队会支持自己,将川普驱逐出白宫。

但是如果真发生这样的情况,军队一定会向拜登效忠吗?

至少川普的死对头佩洛西就没有这么乐观。

(来源:观察者网)

用烟熏来驱赶川普就有点形同儿戏了,这个表态从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如果川普真的拒绝承认失败,民主党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来对付——这个问题我们后面来谈。

最让我感兴趣的是佩洛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的这个信息:

“无论特朗普能否接受选举结果,明年1月离任后都将搬出白宫。我们不会因为他不想搬出来,就不为正式当选的美国总统举办就职典礼。”

这句话怎么理解?

我个人理解是这样,如果川普拒绝搬出白宫,民主党一时也没有什么办法强迫川普离开。

在这样的情况下,民主党一定会强行在其他地方为拜登举办新总统的就职典礼。

这个信息非常重要,嗯嗯,我们后面来详细分析。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川普的态度。

川普的态度非常明确——不承诺一定会接受2020年大选结果!

7月19日川普接受了“福克斯周日新闻”节目的独家采访,主持人克里斯·华莱士在节目中一再追问特朗普能否接受此次大选结果。

特朗普并未给出正面回答,而是含糊回应这个话题——

“我必须看到……瞧……我得看看,不,我不会就这么说是,我也不会说不,上次我也没有承诺。”

(来源:腾讯新闻 )

所以,川普的态度其实是很明确的,如果大选胜利,那啥也不说,自然是大吹大擂一番,然后继续当总统。

如果失败,川普是做好了耍赖的准备的。

以上就是我们分析川普大选失败之后耍赖的可能性,下面我们来分析两个重要的问题——

川普怎么耍赖?如果川普耍赖会出现什么情况?

4? 川普怎么耍赖?

川普怎么耍赖?

川普大概率会在投票方式上做文章。

美国大选理论上是由选民本人到投票站去投票,但是也有例外的情况——

有的选民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赶到投票站时,就会选择邮寄的方式把选票邮寄给计票机构。

这种邮寄的选票就曾经被川普吐槽很不合理——因为邮寄选票更容易作弊。

其实我觉得这是川普提前为自己耍赖埋下伏笔。

(来源:腾讯网)


今年美国爆发新冠疫情,出于安全的考虑,一定会有很多选民选择邮寄的方式来投票。

所以,今年美国大选大概率会出现邮寄选票比例大增的情况,特别是民主党的支持者以中老年人居多,邮寄选票大多数会是拜登的支持票。

在这种情况下,川普一旦败选,很大可能就会以此为理由拒绝承认选举结果的合法性。

如果川普拿着邮寄选票数量太大而拒绝承认选举结果,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扯皮理由


5? 一国两总统



那么,如果川普耍赖,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我们先来看看一个历史案例。

2000年美国大选,小布什以微弱优势击败民主党候选人戈尔。

戈尔不承认失败,诉诸法庭,要求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

2000年12月12日,美国最高法院的一项裁决宣布了小布什获胜。

直到2000年大选的一个多月后,戈尔才终于发表了他的败选演说。

所以,美国大选如果出现候选人拒绝承认大选结果,首先可以诉诸法庭,由最高法院来裁决。

现在美国最高法院是啥情况?

9个大法官有5个共和党派系,4个是民主党派系。

2000年美国最高法院也是共和党派系法官占优,所以戈尔上诉被驳回。

今年如果川普拒绝承认大选结果,共和党派系法官占优的最高法院是很难做出对拜登有利的裁决。

所以,诉诸法庭的结果大概率是最高法院自己内部吵做一团,迟迟拿不出裁决结果。

法院不行还有国会,美国国会也可以通过投票来决定大选结果是否有效。

但是现在美国国会也处于分裂的状况,参议院是共和党占优,众议院是民主党占优。

在事关两党核心利益的问题上,早就剑拔弩张的国会两院很难通过一个决定性的议案。

法院裁决不了,国会也不能达成一致,那么最关键的枪杆子——美国军队该向谁效忠?

所以,拜登信心满满表示军方会支持自己,将川普赶出白宫确实是太乐观了——

不要忘记川普在任上不管怎么减税降费,对于军费一直是大开绿灯的,甚至在任上创造了美国军费的历史性新高!

但是,在这样的关键问题上,民主党也是绝不可能让步的。

佩洛西就表示,“我们不会因为他不想搬出来,就不为正式当选的美国总统举办就职典礼”——

换句话说,如果川普拒绝承认大选结果,即使美国最高法院与美国国会没有拿出裁决结果,民主党也会强行为拜登举办“就职典礼”!

换句话说,真出现这样的情况,美国就将历史性的出现两个总统!

届时,联邦政府各个机构该听谁的命令?

美国各个州该向谁效忠?

美国军队会怎么站队?

真出现这样的情况,好吧,反正我想想就非常兴奋。

6??超级黑天鹅

当下的美国本来就是一个割裂的社会,巨大的贫富差距,严重的种族矛盾,让这个全球头号强国遍布干柴隐患重重,一个弗洛伊德事件就引发了全美的骚乱。

如果美国出现两个总统,上层撕逼无法调和,很可能引发美国更大的危机。

美国会爆发内战吗?

美国会因此而分裂吗?

如果从意识形态层面来看,民主制度是西方发达国家立国之本,其中选举制度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如果美国这个号称民主的灯塔国家在选举这个权力交接的关键环节出现重大问题——

那就意味着整个民主制度出现基础性动摇,或者可以说是国本动摇。

未来在整个西方国家会引发什么样的系列连锁反应,是很难乐观的。

所以,现在不仅是美国精英阶层“有识之士”,甚至是欧洲很多国家的精英阶层都对美国11月大选前景忧心忡忡。

所以,2020年最大的黑天鹅还真不是什么新冠疫情,什么全球性经济衰退,而是美国同时出现两个自封的总统!

当然,这只超级黑天鹅要飞出来必须具备以下几个条件。

其一,川普在大选失败,同时与拜登相比得票数量不能差距太大。

这个川普还需努力。

其二,川普有耍赖的动机。

这个川普肯定有。

其三,川普有耍赖的能力——包括在关键时刻最高法院共和党系的法官以及国会共和党的议员不能倒戈。

这个需要川普去做工作。

如果这三大条件具备,我们今年将见证一只超级黑天鹅出现!

大家可以脑补一个画面:在美利坚自由女神像上面,一只硕大的黑天鹅怪叫着飞过……

想想都激动人心!

所以,我在心里默默的喊了一句:川普,加油

无论您有多忙,请花1秒钟时间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可能您的朋友也需要!谢谢!


































相传,潞水境内的露岭是炎帝神农氏榆罔的封地。潞水及其周围地区因此又被称为“神农故地。”《潞水乡志》(1990年12月出版)引《史略循蜚记》说:黄帝杀蚩尤,封榆罔于露。又引《湖广通志》云:黄帝次子少昊金天氏葬茶陵露水。“潞水”一名即由这些记载而来,中间经由了由“露水”演变为“潞水”的过程。


露岭,潞水人称之为“露里坳”,与杨柳仙、天堂山(一说叫天子山)相连为一体。山脉西侧为攸县凉江乡,南段与虎踞茶涧相连,东侧即潞水镇,是大元村的主要林地所在地(但其中大部分属国营云阳林场)。露岭在颜氏族谱中记为“鹭岭”,如果单指一座山,露岭就是“露里坳”;如果指一个小山系就是包括露岭、杨柳仙、天台山等山脉在内的山系。通常情况下,指的是一个叫“露岭”的小山系,它是武功山的一个支系。潞水河的五大支流有四大支流发源于这个小山系,其中又以发源于露岭山麓公彦龙的洋田江、发源于天台山茅叶龙深涧中的潞溪为两大主要支流。在谱牒记载中,潞水河多记为“潞溪”、“潞水溪”。潞水河是潞水方言区内唯一的河流,它发源于露岭这个小山系故而称为“潞水”。潞水河流经潞水地区,故而人们把这个流域称为“潞水”。一句话,“潞水”之名是因河而得的。所以,几乎是所有的谱牒都把潞水这个地方称为“潞溪”(如颜氏族谱称其先祖“徙居潞溪”)。


《酃县志》载:“茶陵睦乡有潞水溪,相传炎帝卜葬于此,弗吉,乃归栖鹿原。”酃县即现在的炎陵县。酃县因“邑有圣陵”,于1994年改名为炎陵县。这个记载与潞水的一个民间传说完全一致。民间传说,炎帝神农氏死后,决定安葬在封地附近的天子山,坑挖好后,发现坑下有溶洞,坑底是空的。风水先生阳丙吉认为这样就“破气”了,炎帝神农氏安葬在这里会走了“龙脉”。于是,大家决定把炎帝神农氏的灵柩南迁,安葬在另一个风水宝地鹿原坡。这就是现在的炎帝陵。这个原本打算安葬炎帝的地方即天堂山。天堂山是潞水镇最大的山,也是农元村的主要林地。因为这个传说,潞水民间又把它叫做 “天子山”。民间称炎帝神农氏为“神农皇帝”、“神农天子”,“天子山”,意思就是安葬神农天子的山。一部分老人甚至还能清楚地说出那个原本打算安葬炎帝神农氏的古坑位置。


说到这里,似乎有太多的问题必须一问了,至少有这么两个问题要说清楚:炎帝神农氏和榆罔是什么关系?榆罔为什么会来到潞水这个地方?


先来说一说炎帝神农氏这个称号的问题。以一个人生平的功业来给人命名,这大概是古人的一个习惯。“轩辕”的原意是指车辕。王逸在注释《楚辞·远游》时说:“轩辕,黄帝号也。始作车服,天下号为‘轩辕氏’也。”又,《太平御览》卷七七二引《释名》云:“黄帝造车,故号轩辕氏。”据此,王子今先生推测,这样的称谓“暗示交通方面的创制,很可能是这位传说中时代的部族领袖诸多功业之中最为突出的内容之一。”“神农氏”一名也是这样而来的。《白虎通·号》云:“古之人民皆食禽兽肉。至于神农,人民众多,禽兽不足,于是神农因天之时,分地之利,制耒耜,教民农作,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故谓之神农也。”这段话告诉我们:神农之所以称为“神农”,是因为他在农业生产方面有过重大的发明创造,使人民深受其益。至于“炎帝”这个称号,则与古代阴阳五行学说有关。古人把这个学说与南方地理上的气候特征结合起来,于是,衍生了“炎帝”这个称号。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南迁以后,成为南方部落联盟的首领,即“帝”,南方的“帝”。南方有炎热的特点,五行属火,所以,就称之为“炎帝”。我国南方的一些省份有许多纪念、敬仰炎帝的遗迹和传说,乃至民俗,对此,赵世超先生在《阴阳五行学说与炎帝文化的南迁》一文中用五行学说作了解释:南方丙丁火,气候炎热,与火的特征相似,“把炎帝配成了南方之帝,所以南方才出现了炎帝崇拜。”说的也是这个道理。《易》云:“炮牺氏没,神农氏作……以火承木,故为炎帝。”蔡邕《独断》云:“木生火。宓牺氏没,神农以火德继之。”司马贞《史记补三皇本纪》云:“火德王,故曰炎帝,以火名。”这是阴阳家将阴阳五行理论推广到政治领域,以阴阳消息、五德终始理论解释远古时期的帝王及后世的王朝前后更替现象的结果。


那么,炎帝神农氏与榆罔是什么关系呢?还得先说一些“题外话”。


炎帝神农氏是中华民族的始祖之一,这几乎是每一个中国人的基本常识。但在历史上,神农氏与炎帝的关系似乎一直是个悬案。一种意见认为两者并非一人。司马迁的《史记》没有明确表述这种看法,但是,对此是有所暗示的。《史记·封禅书》引管仲的话说:“神农封泰山,禅云云;炎帝封泰山,禅云云……”管子是最早执这种理论的(语见《管子·封禅》,文字与《史记·封禅书〉相同。)后来,崔述《补上古考信录》则直言:“神农非炎帝。”但是,似乎是从战国时期开始,一种主流意见认为神农氏和炎帝是同一个人。许多文献资料对此作了解释,比如,王符在《潜夫论·五德志》中说:“有神龙首出常羊,感任姒生赤帝魁隗,身号炎帝,世号神农,代伏羲氏。”基于这种认识,部分文献资料还特意记载炎帝神农氏所传的世系。但是,文献资料在叙述炎帝神农氏所传世系时,有“八世”与“十七世”、“一百二十年”与“五百二十岁”之异。《春秋命历序》说:“炎帝传八世,合五百二十岁。”这八世即《帝王世纪》所说的:“神农在位一百二十年而崩。纳奔水氏女听谈(又作听祓)。生帝临魁。次帝承,次帝明,次帝直,次帝厘,次帝哀,次帝榆罔,凡八世,及轩辕氏。”《吕氏春秋·慎势览》说:“神农氏十七世有天下。”古人以三十年为一世,十七世就是五百一十年,与前面所说的“五百二十岁”相符。但是,这样的记载难以磨合之处也很明显:到底是“八世”还是 “十七世”?是“一百二十年”还是 “五百二十岁”?神农真的“在位一百二十年而崩”吗?“八世”怎么可能“合五百二十岁”呢?对此,何光岳先生解释说,可能,《帝王世纪》所说的这八代只是神农氏也即炎帝氏族部落系统中较杰出的八代首领,他们的功业被自己的部落后裔传诵着,所以,他们的名字才流传下来,而其余的几代,他们的名字则可能不为人所传记了。至于这八个名字的由来,也是因为他们在农耕文化史上的重大发明创造而来的。比方说,帝榆罔这个名字,可能是因为他发明了在农田周围广植榆树以防风灾和动物践踏庄稼这种耕作技术而来的。这种解释有一定的道理,但似乎不符合中国人祖先崇拜情结的传统:祖先的后代是不会轻易忘记祖先的名字的。至于“一百二十年”这种说法,目前似乎还没有找到合理的解释,可能,这至少是两代神农的在位时间或年龄。


还得来说一说炎帝神农氏这个称号的问题:为什么会有这样两个称号呢?文献资料似乎对此已作了解释。王符说:“身号炎帝,世号神农。”《世本·帝系篇》云:“炎帝身号,神农代号。”《史记补三皇本纪》云:“火德王,故曰炎帝,以火名……始教农耕,故号神农氏。”《易》云:“以火承木,故为炎帝。教民耕农,故天下号曰神农氏。”这些解释固然能说明一些问题,但似乎仍然是“语焉不详”,缺少具体可感的信息。比较而言,何光岳先生的解释应该是最为具体的,因而也较为合理。他解释说:神农和炎帝是同一个氏族的前后两个不同时代的首领名称。神农氏这个名称在前,氏族首领叫神农氏,氏族以首领的名称命名,也叫神农氏。后来,这个部落出了一个有名的首领叫炎帝,或者说,南迁以后,这个氏族部落的首领改称炎帝,同样,人们也以他的名字来作为氏族部落的名字,这个氏族改名为炎帝部落。这样两个时代的其他首领都沿用神农、炎帝这样的称号,所以,炎帝神农氏这个称号和氏族部落世代也就流传延续了八代或十七代,达一百二十年或五百二十年之久。但是,这种解释至少与《逸周书·尝麦》等古籍的记载不一致。看来,对这样的问题还是存疑为好。


我们现在不妨以何光岳先生的解释为据来说炎帝神农氏与榆罔的关系:榆罔是炎帝神农氏这个氏族部落系统中的第八代首领,一个杰出的首领。因为他在农耕史上的重大贡献,而在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系统中的众多首领谱牒中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那么,这个叫榆罔的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首领为什么来到潞水呢?


先来看一看文献资料。《史记·五帝本纪》对此透露了一定的信息。司马迁写道:“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凌诸侯,诸侯咸归轩辕。……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这些记述暗示了这样的信息:


其一,黄帝轩辕氏部落崛起的时候,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开始走向衰落。这时,这个氏族部落已无能力控制其它氏族部落,最终因为一系列的内忧外患而逊于黄帝轩辕氏部落。从此,黄帝轩辕氏取代炎帝神农氏而为天下共主。


其二,在黄帝轩辕氏取代炎帝神农氏的过程中,内政方面,黄帝轩辕氏经过了“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的励精图治;外交方面,黄帝轩辕氏有过“抚万民,度四方”的努力,还有“阪泉之战”和“涿鹿之战”这样的重大战事。


其三,阪泉之战可以说是炎帝神农氏反黄帝轩辕氏取代天下共主地位的反击战。这场战争之后,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与黄帝轩辕氏氏族部落之间是什么关系?黄帝轩辕氏征蚩尤的涿鹿之战时,有过“征师诸侯”的外交、军事活动,这项活动中的诸侯是否包括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还有,蚩尤与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是什么关系呢?这些信息很有弄清楚的必要。


一般的历史书籍认为,蚩尤是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中的成员。他趁自己的氏族部落在阪泉之战中大败,大伤元气的时候,发动内乱并打败自己的首领,一度取得了氏族部落的领导权。可能,蚩尤是个鹰派人物,不甘于被黄帝轩辕氏打败的命运,有过整兵再战黄帝的举动,这就是涿鹿之战。所以,黄帝轩辕氏部落乘机与既吃了败仗又大权旁落的炎帝神农氏联合,在涿鹿大败蚩尤。对此,《逸周书·尝麦》做了明确的记载,原文是这样的:“蚩尤乃逐帝,争于涿鹿之阿,九隅无遗,赤帝大慑,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于中翼。”很明显,前面所说的“帝”,应该是黄帝,后面所说的“赤帝”应该是炎帝。这些记载基本上可以解释上述疑难问题。还有一些记载认为,与黄帝轩辕氏合作打败蚩尤的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首领就是榆罔。清代大学士傅恒、刘统勋、尹继善主编的《御批历代通鉴辑览卷之一·轩辕氏》载:“蚩尤好兵喜乱,作刀戟大弩以暴于天下,兼并诸侯,攻炎帝榆罔,榆罔逊居涿鹿。”《吕氏春秋·慎势览》载:“神农氏十七世有天下,至榆罔失。”这些记载明确的告诉我们:与黄帝轩辕氏进行阪泉之战的,以及后来与黄帝轩辕氏联合,在涿鹿之战打败蚩尤的都是炎帝神农氏榆罔。这说明炎帝神农氏到榆罔时代,至少在北方地区,已是彻底衰落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榆罔可能应该是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在北方地区的末代首领。


衰落的榆罔及其氏族部落到哪里去了?《史略循蜚记》载:“榆罔名参卢,居空桑。尤居之,乃封榆罔于路。路,露也。”就是说,榆罔被蚩尤打败,原来的居地被蚩尤占了,流落到“路”这个地方,黄帝轩辕氏便卖了顺水个人情,“乃封榆罔于路”,“路”也叫做“露”。《路史》也有类似的记载:黄帝轩辕氏封炎帝神农氏的后裔“参卢于潞,守其先茔,以奉神农之祀。”


我们假定这个“路”或“露”指的就是以露岭为中心的潞水镇,这些记载也就暗示着衰落了的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在榆罔的领导下,已经南迁到湖南茶陵这个地方了。至于说黄帝轩辕氏封榆罔于潞水的露岭,似乎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顺水人情。


《帝王世纪》载:(神农氏)“有圣德,继无怀氏之后,以火承木,住在南方,主夏,故谓之炎帝。都于陈,作五弦琴,始教天下种谷,故人号曰神农氏。又曰本起烈山,或称烈山氏。一曰魁隗氏。是为农皇,或曰炎帝。时诸侯夙沙氏叛,不用帝命,箕文谏而杀之。炎帝退而修德。夙沙之民,自攻其君而归炎帝。炎帝自陈营都于鲁曲阜。”看来,炎帝神农氏南迁途中,还有过勤修内政的努力,并取得了招抚夙沙氏这个氏族部落的重大外交成果,而向南迁徙的路线,则是由北方的姜水流域(今陕西宝鸡市附近)迁至今河南省开封市附近(即“陈”这个地方),向东迁徙的方向则是由河南开封附近迁至今山东省的曲阜(即“营都于鲁曲阜”)。


这样的迁徙并不是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南迁的终结。《水经·漻水注》说:漻水西经历乡,“水南有重山,即烈山也。山下有一穴,父老传云,是神农所生处也,故礼谓之烈山氏。水北有九井,《书》所谓:‘神农即诞,九井自穿’,谓斯水也。”历乡即湖北省随县的历乡,这个记载说明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又由河南省南迁到了湖北省。《管子·轻重》云:“神农种五谷于淇田之阳”,这个“淇田”据说就是今湖南省宜章县的骑田岭。又王应章在《嘉禾县学记》中解释嘉禾县得名的原因时说:“嘉禾,故禾仓也,炎帝之世,天降嘉种,神农拾之以教耕作,于其地为禾仓,后以置县,徇其实曰嘉禾县。”又《衡湘传闻》中说:神农氏之裔“赤制氏作耒耜于郴州之来山”。《明一统志》说:“耒水出郴州之来山”。这些记载又说明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又由湖北省继续南迁到了湖南省。今湖南的宜章、郴州、嘉禾、耒阳、安仁、茶陵、炎陵诸县多炎帝神农氏的遗迹和传说,大概就是因为这样而来的。这大概也是榆罔氏之所以到潞水的原因。


据文献资料记载,湖南境内似乎应该是这个氏族部落南迁的最后一站。其原因,据何光岳先生考证,大概是这样的:南迁的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历经唐、尧、夏、商数代,都处于南方江汉流域之间。到周初,黄帝轩辕氏部落的姬姓周朝势力向南方渗透扩张到了江汉流域,并将其亲族随、唐、蓼、蒋、聃、曾等侯国分封到这里。这样,原来迁徙到这里的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的生存便受到了周朝威胁,因此,不得不继续南迁到湖南境内了。


文章写到这里,已经回答了第二个问题,这也就是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南迁的原因和路线的问题。但与此有关的其它几个问题仍然有交代的必要。


第一、这个氏族部落南迁的过程中,有过什么重大历史和文化意义上的活动呢?从文献资料的记载来看,这个氏族部落在历史上标志性的文化成就就是农耕技术的发明和推广。因此,可以肯定,把中原地区先进的农耕技术推广到南方,这是这个氏族部落的南迁过程中的重大或主要的历史文化意义上活动之一。其它如医药文化的创制、商业文化的创制等等,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事情,无须赘述。


第二、方国的建立问题。这本来应该归之于前一个问题的范畴来讨论,只是因为这个问题似乎历来被人们所忽视,所以,有必要单独立为一项来讨论。其实,前面所引《帝王世纪》中的记载似乎对此有所暗示,“炎帝自陈营都于鲁曲阜”,在山东曲阜“营都”了,自然也就有了方国。何光岳先生从姓氏源流的角度考证,考察了我国一百来个姓氏的来源,认为历史上这一百来个姓氏都是由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及其后裔演变而来的。这些姓氏,至少在商周时期分建了很多国家,即方国,比方说,吕氏之后的吕尚,即姜子牙建立了齐国。当然,这样的国家应该是诸侯国了,或者说,是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的后裔在周朝受封的诸侯国,而不是宽泛意义的方国了。杨向奎先生的《论“以方以国”》一文对此作了系统的考证,认为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在向南迁徙过程中及迁徙后,确实建立了一些方国,其中有代表性的就是申、吕、齐、许诸国。“申吕文化即属于炎帝一支,炎帝姜姓,申吕是其后裔。”“申先楚后而王,本为一族,疆界相接,后申衰而楚继之称王,逐渐申楚为一,而申在政治、文化上实为楚之核心。”这四个方国中的申、吕均在今河南西南部,许在河南许昌,只有齐在今山东省,处在北方地区。这个问题的厘证给我们的暗示是:方国的建立,有可能扩大到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联盟的范围,即这些方国也可能对外打着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这个旗号,他们的首领也以炎帝神农氏自称。


第三、南迁的部族是炎帝神农氏氏族部的本系还是支系?这实际上牵涉到了榆罔和湖南、潞水的关系这个细节问题了。文献资料并没有明确的记载,只能联系某些资料及炎帝神农氏在南方的遗迹、民间传说来作一些推测。《水经·漻水注》记载的这个遗址和传说与陕西歧山姜城堡神农庙和九圣泉的遗址和传说相同。这说明湖北省随县历乡的神农诞生地,应该是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南迁之后一个袭称炎帝神农氏的后裔的诞生地,因为同一个人不可能在两个地方诞生。有专家考证后认为,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南迁途中,炎帝神农氏的臣属重黎(即祝融氏)曾定居于今河南滑县东的北楚丘一带,其后裔又徙居湖北、湖南,今湖南炎帝陵(即炎帝县的炎帝陵)安葬的很可能就是其中一支部族的首领。这就是说,这个部族南迁的,既有部族的本系,又有部族的支系,乃至于臣属的方国部众。


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南迁,历时悠久,部众庞大,工程繁浩,当他们最终迁徙到湖南境内的时候,要问它的领导人是谁,特别是作为这个庞大、复杂的部族的唯一共主的首领是谁,这实在是不可能可以得知的事情。《史略循蜚记》所载及民间传说记载说是一个叫榆罔的人到了潞水,这个具体到了某一个人的说法,应该可以断定是不确切的。榆罔这个名称,似乎以笼统的“炎帝神农氏的后裔及其部众”来代替更为准确一些。


说到这里,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的南迁,不可能确切说是由哪一个人领导的,由哪一支哪一派参与的部族迁徙。但是,可以肯定,这是以炎帝神农氏为载体、以中原地区先进的农耕文化为代表的史前南北文化交融史。


现在应该“言归正传”,说一说炎帝神农氏与潞水的关系了。但还得说两句题外话,算作一份“申明”,这实际上还是我在前面说的、必须交代清楚的一个问题:炎帝神农氏与潞水的关系,应该首先置于炎帝神农氏与历史上的茶陵(即古茶陵地区,包括现在的炎陵县在内)的关系这个大背景中来谈。


关于炎帝神农氏与历史上的茶陵的关系,在文献资料记载及民间传说中都是有据可依的事情。


罗泌的《路史﹒后记》云:“炎帝崩,葬长沙茶乡之尾,是曰茶陵。”《明一统志》云:“古炎帝陵在县西三十里。”《茶陵州志》载:“炎帝葬茶流传已久,自宋置酃县,炎陵在望也。”至于前面所引的《酃县志》的记载,更是把文献资料与民间传说合而为一了,并且,它还把《明一统志》的记载具体化了:现在的潞水镇的确“在县西三十里”这个位置(应该是讲潞水镇通往县城的古道)。


这里有一个值得注意的信息:罗泌的记载告诉我们,茶陵因炎帝陵而得名。接下来我们就要讨论两个问题:“茶乡之尾”在哪里?“茶乡之尾”的炎帝陵与炎陵县的炎帝陵是不是同一个炎帝神农氏的陵墓?


茶水是今茶陵县境内洣水的两大支流之一,发源于今秩堂乡景阳山,即《茶陵州志》(清嘉庆版)所说的“茶山”。茶水流经高陇纳岩水、芝水、白水,经火田合芙水、贝水,经腰陂汇潞水、尧水,由此向南经洣江到旧县城北门归入洣水。地理区域上的茶乡因茶水而得名,指的是茶水流域,大致包括今天的秩堂(含小田)、高陇(含湘东)、八团、火田、腰陂、潞水、思聪、洣江等乡镇。这是广义的茶乡。早在五代时期,今秩堂乡毗塘村龙头境内的茶水左岸就建有龙王庙,当地人称之为茶江里庙。据此,茶江里庙周边地区的今高陇镇龙集、光泉两村及秩堂(含小田)乡,又合称茶乡。这是狭义的茶乡。因此,直到现在,像潞水镇这些地方的许多老人还称八团、火田、高陇(含湘东)、秩堂(含小田)为“茶乡”,这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三八区”。在今秩堂(含小田)乡的合户村中和堂还能看到岳飞的题词石碑(文字为“墨庄”),碑文后的跋中有“茶乡”之名。另外,在狭义的茶乡地区,自古至民国期间,道士刊布的文书和口头文词中,均有“长沙府茶陵州茶江乡”的文字。这些都可以说是狭义的茶乡存在的证据。明洪武二年,今茶陵县分为西阳、睦亲、茶陵、衷鹄四个乡,其中的茶陵乡又简称茶乡。这是行政区划意义上的茶乡,这个“茶乡”大抵上与我们现在所说的三八区(火田镇芙江以下属睦亲乡。睦亲乡又写作“睦乡”)一致。


在汉语词典中,“尾”原本指动物的尾巴,比喻事物的末端,或者主要部分以外的部分。现在的潞水镇(潞水方言区)自宋代以来一直属于睦亲乡之永居里,至清代顺治十二年,改里为都,潞水镇(潞水方言区)又属睦亲乡的上十一都。道、佛两教的冥司文书以及民间安梁文书中,均有“长沙府茶陵州睦乡”这样的文字,“睦乡”即睦亲乡。在地理位置上,它属于广义的茶乡,而又与狭义的茶乡有一定的距离之隔:中间有腰陂、火田这两个地区,属于茶乡这个地区的边远地区,或者说,不是茶乡的主要部分,称之为“茶乡之尾”是比较合适的。这个说法也与《明一统志》的记载一致。这就是说,在文献资料记载和民间传说中,“茶乡之尾”指的完全有可能是潞水。


《湖南通志》载:“古迹曰陵墓,茶乡之墟,苍梧之野,古帝弓剑之所藏也。国家有大典,遣官祭告。”如果这个记载所说的“古帝弓剑之所藏也”的陵墓就是《明一统志》所载的古炎帝陵的话,这就暗示潞水的炎帝陵可能只是一处象征意义上的陵墓,就如同后世所说的衣冠冢。把这个推定与《酃县志》记载的资料联系起来看,这就有可能是:潞水和炎陵县两个炎帝陵安葬的是同一个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首领,前者是一座衣冠冢,后者是一座实质意义上的陵墓。正因为前者是一座衣冠冢,所以它逐渐被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的后人忽略,乃至遗忘了,祭祀渐少,乃至于无。因此,后世也就只祭炎帝陵而不礼祀这个衣冠冢了。


《茶陵州志》又载:“炎帝葬茶流传已久,自宋置酃县,炎陵在望也。”这个记载似乎又否定了上述推定,即所谓炎帝陵指的是鹿原坡的炎帝陵墓。罗苹注《路史》时更是言之凿凿的说:“今陵山尚存二百余坟,盖妃后亲宗子属在焉。”如果排除前面的推定,这样的记载就更使人难得其详了。


《宋史·地理志》载:南宋绍定年间,茶陵县隶属湖南制置使衡州衡阳郡,境内分为西阳、睦亲、茶陵、衷鹄、康乐、霞阳、常平七个乡和永安、茶陵、霞阳、船厂四个镇。清代《衡州府志》记载,南宋宁宗嘉定四年平定“黑风峒寇”罗世传之后,湖南安抚使曹彦约认为茶陵军辖区过大,地里辽远,难于管辖,建议增置郡邑,以便于控制。于是,这一年,析出康乐、霞阳、常平三个乡设置酃县,但酃县仍属茶陵军管辖。最早的《茶陵州志》修于明代嘉靖四年,《茶陵州志》记载的是 “现时意义”上的炎帝陵而不是传说中的炎帝陵,即潞水的古炎帝陵,这种可能性比较大。这就是说,两种县志的记载和民间传说并不矛盾,前面这个推定仍然是有可能成立的事情。也可以理解为两个地方的炎帝陵安葬的并非同一个人,两者可能同为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南迁湖南境内的后裔,他们都沿袭炎帝神农氏这个称号而为各自分支的首领。


那么,断言潞水境内有炎帝陵及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的后裔有何其它证据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如同问炎帝神农氏这些后裔的去向一样,实在是无从稽考的事情。远古杳杳,古迹湮灭,叩苍天无语,问大地无声,实在是一个不可能找出确凿证据的事情。我们只能从民间传说和民间风俗习惯中捕捉历史的踪迹,以期获知映证的信息及现在与过去相遇的吻合点。


据《湖南通志》记载,今潞水镇的农元村有个叫“神堂湾”的地方,相传炎帝神农氏曾徙居在这里,并常常翻越露岭尝草采药。农元村与这个地名有关的村庄就是“神背”,在这里,有一座保存完好的神农殿。这座神农殿建于清代光绪年间。据当地老人解释,神背一名的由来有两说:一是从前村庄的主体部分在壇官庙之后,二是村庄的主体部分在神农殿之后。处于某一人一物后面,在潞水方言中就是“在某人某物的后背”。这种解释大约是可信的。尽管这个解释没有直接涉及到炎帝神农氏,但还是与此有很大的关系(这个内容后面再说),《湖南通志》记载的似乎是言之有信的。另外,与神背比邻的大台村有一个叫“神堂”的地方。但这个地名似乎是确有所指的一口水塘,据一些人解释,这口水塘大而且深,经年不竭,如有神助。按这个解释,神堂这个地方似乎与神堂湾及炎帝神农氏无关了。


今农元村的大陇组(即所谓“大陇坳上”)与神背比邻。相传炎帝神农氏经常在这里采药,也在这里传授农耕技术,还在这里发明了米筛这种粮食加工工具。当地百姓感恩不尽,便把炎帝神农氏发明米筛的事迹刻在潞溪岸边一个深潭的岩壁上。这个潭就叫米筛潭。至今,米筛形象依然清晰可见。又有传说,炎帝神农氏教授农耕技术的地方就在现在的神背,百姓们为感谢炎帝神农氏的这份恩情,就把这里叫做“神背”。


事实上,神堂、神背、大陇这三个地方彼此紧邻,是一个相连一体的区域。《湖南通志》所说的神堂湾,大概是指这个区域。


在潞水清水方言区的龙溪村有一个叫“药塘”的地方。药塘指的是一口水塘,相传炎帝神农氏常在这里洗药,因此就叫“药塘”。这个地名被认为是不吉利的,明末清初的一个儒生以方言中的同音字“郁”代替“药”字,将它改名为“郁塘”,但是,在方言中,这个地方地名的读音仍然与“药塘”一致。


潞水镇的狮子岩,相传为炎帝神农氏的狮毛犬晚年休养的地方。至于天子山(即天堂山)上的天子坑遗址,则前面已经讲到,这里不再重复。这些遗址遗迹可以看作是炎帝神农氏曾经在潞水活动乃至生活过的痕迹。


与潞水的腰陂镇,有一个地方叫太子坑,潞水方言称之为“坛子坑”。相传为炎帝神农氏的太子安葬处。另外,露岭南侧的虎锯镇茶涧兔子冲,还有一个叫太子坟的土堆。相传为炎帝神农氏的太子炎居在这里打猎,无意之中,从兔子受伤自救的举动中发现了一种金创药。为了找到这种金创药,炎居冻饿而死。死后,蚂蚁衔土为坟,所以称之为“太子坟”,又叫“蚂蚁坟”、“天子坟”。这些可以说是炎帝神农氏在露岭周边地区活动的遗迹。如果把视线再放宽一点的话,在古茶陵(包括今炎陵县)的其它地区,我们还可以找到很多这样的遗址遗迹以及传说。


下面要讲述的可能是古茶陵这个大背景下,为古茶陵地区所共有的现象。


一是境内的药农,虽然师承关系不同,执有的仪轨和禁忌不同,但有两点似乎是相同的:近乎咒语而颇有神秘意味的封山、禁山或藏山的默念口诀中提到的历代本草祖师中,必有“神农”的名讳;采药时讳称镰刀、锄头这两种工具,而把前者称为“鹰”,后者称为“鹿”(或“雷公”),并且特别忌讳有亵渎它们的言行。这似乎与传说中作为医药文化开山鼻祖的炎帝神农氏有鹰、鹿两位母亲有关联。


二是境内至上世纪八十年代还盛行一种叫“踩田”的古老耕作技术,即在禾苗下田扎稳了根将要长出侧根的时候,人一手拄棍,一手配合身体协调摆动,双脚交替在禾苗根部附近来回划动,目的是划断侧根,好让主根深入泥土吸收养分(也有改为弯腰,用双手划动的,潞水方言称之为“抓田”)。据说,这种耕作技术最初是迁葬炎帝神农氏时无意“发明”的:抬灵柩的人被允许直接从禾田间路过,踩塌过的禾苗不仅没有死去,相反,长势良好,结实较多。后来,人们受到启示,就发明了“踩田”、“抓田”技术。还有一种叫做“薰草皮”的农耕技术,就是将草连同泥土挖来,经火薰烧后作为肥料入田。这被认为是炎帝神农氏引导原始先民烧畲垦荒的遗留。三是境内有“吃新”的习俗。茶陵地区的仪式是第一碗饭敬神灵,以感谢神灵赐予五谷种子。这样的神灵实际上就是传说中的炎帝神农氏。炎陵县地区的仪式是第一碗饭盛给狗吃。传说,最初的几粒水稻种子是炎帝神农氏的狮毛犬无意从天宫带来的。这个仪式有不忘狮毛犬给人间带来稻谷种子的感恩意义。四是境内迄止民国时期为止,民间为禳灾祛疫而举办的“做盂兰”,衣匠的众多纸扎中必有炎帝神农氏的纸扎神像,形象是头顶双角,手执禾蕙,名字就叫“神农皇帝制米谷”。


上述仪轨和农耕技术,以及民间习俗,都可以认为是古茶陵地区为纪念作为医药文化、农耕文化祖先的炎帝神农氏而保留下来的遗俗。我们还可以找到反映炎帝神农氏氏族部落曾经在古茶陵地区生产劳动和繁衍生活的文化意义上的遗存。


考察炎陵县和潞水镇的民间传说,我们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这两个地方都流传着一个“井水变酒卖”的故事。这两个故事的发生地点不同,主人公却都是先穷后富再穷的酒家,并且都有贪心的特点,他们的姓名、性别不同,但炎帝神农氏这个主角相同,故事情节也大同小异,但又有彼此移接的痕迹。这个传说似乎也可以映证炎帝神农氏的活动轨迹。


最有意思的一个文化遗存就是古茶陵地区和安仁地区的壇官和壇官庙。茶陵人称它们为“石公老爷”、“石公老爷庙”。在民间,壇官是一种凶恶而且好作祟的神灵。一般的,田间地头,或者山间溪头,有一棵高大的樟树,树下有一块大而且有点恐怖的石头,前面有焚香的痕迹,或者还有矮小的房子,这就是壇官庙。关于壇官使恶作祟害人的传闻,从古到今,在潞水这个地方,可以说是多得无法统计。古茶陵和安仁地区多壇官庙,这在湖南乃至我国南方地区似乎是独一无二的现象。据传说,壇官就是安葬炎帝神农氏时守灵护丧的大小护坛人员。当初,安葬炎帝神农氏后,天帝把护丧有功的人员一一分封为各路神仙,惟独忘了封赏大小护坛人员。问题反映出来以后,天帝没办法再给他们什么封赏了,只好无可奈何的叫他们“随遇而安”,自己随意找个地方去当快活神仙。但这些人听错了:有人以为是到安仁去安身,有人以为是到有树的地方去安身。于是,在安仁和古茶陵地区的田间、地头、村庄、山间,有大樟树和大石头的地方,往往能看到大大小小的壇官庙。这个颇有人性化的传说和神灵的存在,与炎帝神农氏首葬潞水不吉而改葬鹿原坡的传说,可以互为映证,更有近乎“信史”的意义。


赵世超先生说:“我个人只承认炎帝文化的南迁,不承认炎帝族和炎帝本人从陕西迁到河南,最后又迁到湖南,葬在湖南。”透过文献资料和遗址遗迹,以及民间风俗习惯和传说来探讨炎帝神农氏和潞水的关系,实际上也就是将这一传说时代的历史人物及其氏族部落的活动,置于南北文化交融史的大背景下的一次历史搜寻和梳理。炎帝神农氏和潞水有什么关系?炎帝神农氏及其氏族部落与中国古南方地区有什么关系?我们说炎帝神农氏,炎帝神农氏的氏族部落,这只是一个区域文化的代表和载体。这个代表和载体表证和承载的是古老的华夏大地,南北区域文化交融发展的文化密码和信息。


最后说一句与本文无关的话:我个人不赞同炎帝神农氏这种说法。



责任编辑:南风金融网
首页 | 财经资讯 | 金融理财 | 价格行情

豫ICP备12016580号  技术支持:南风金融网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