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金融网 - 中原最权威行情财经门户

热门关键词:  xxx  www.ymwears.cn  缪学刚    
热门: 对付勒索软件的利器:二级 还在为云存储掏冤枉钱?那 【MLinEcon文献推送1】文本 帮助你预防灾难的10款免费 利用Intel傲腾存储制定更智 【MLinEcon文献推送3】新闻

研究报告|数字经济助力中国东西部地区经济平衡发展

来源:南风金融网 作者:南风金融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9-21 23:04:36

数字经济助力中国东西部经济平衡发展

——来自于跨越“胡焕庸线”的证据

?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与蚂蚁金服研究院联合课题组[1]

课题组成员:王靖一、郭峰、李振华、王芳、

蒋正伟、李勇国

?2019年9月20日

内容提要: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中国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部分得益于一系列地区经济发展战略的成功实施。当前,如何实现中国不同区域,特别是东西部地区经济的平衡发展,是实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现代化的必经之路。本报告以经济地理学中著名的“胡焕庸线”为例,阐述了数字经济通过资金网络、商业信息网络、物流网络为代表的三大基础服务普及,让东西部地区能共享经济发展机遇,促使经济发展机会更加均等化,缩小了东西部经济发展差距:2013-2018年期间,“胡焕庸线”东西部两侧的电商数量比值差距下降了28%,2017-2018年期间,“胡焕庸线”东西部两侧的码商(线下微型商户)数量比值差距下降了25%;2011-2018年期间,数字金融覆盖广度指数的东西部差异下降了26%;2014-2018年间,东西部物流到货时间差距下降了9.25%。这些东西部数字经济发展差距的缩小,为西部地区追赶式发展创造条件。

关键词:数字经济,胡焕庸线,平衡发展

一、前言

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些成就的取得得益于一系列发展战略的正确实施,包括在不同时期实施的不同的区域发展战略:改革开放初期以经济特区、沿海开放城市等为标志的沿海地区率先发展战略,实现了人口和经济活动在东部沿海地区的集聚:2018年东部沿海五省二市(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北京、上海)的经济总量(GDP)占到全国的46.8%,比1978提高了13.3个百分点。人口和经济活动在区域层面的集聚产生了很强的集聚效应,从而提高了经济效率,促进了经济的全面腾飞。但让“一部分地区率先发展起来”达到一定阶段之后,如何实现全国不同区域的平衡发展,也成为国家的重要战略。进入新世纪以来,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等国家新一轮区域经济发展战略的实施,有力促进了中国区域经济的平衡发展。

在区域经济层面,如何科学准确地理解“平衡发展”的本质内涵是非常重要的。人口和经济活动在某些区域(沿海地区、中心城市)的集聚,可以产生集聚效应,提高经济效率,因此区域经济的平衡发展,不是单纯追求经济总量和人口的摊大饼式平衡,而是不同区域,特别是落后地区、地理条件不好的偏远地区也能享受到科技发展带来的红利,获得愈加平等的创业、消费、融资服务机会,实现人均意义上的共同发展。2019年4月,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和蚂蚁金服集团研究院组成联合课题组,利用蚂蚁金服关于数字普惠金融的海量数据,编制了一套“北京大学数字普惠金融指数”(第二期)。通过对该指数的分析,课题组发现以移动支付为代表的数字金融,为西部偏远地区的居民接触、使用先进的数字金融服务创造了条件,进而为中国区域经济的平衡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郭峰等,2019)。而且,课题组以地理经济学当中著名的“胡焕庸线”为东西部地区的划分标准,计算了数字金融触达性、人均使用深度等层面的东西部地区差异,发现这种差异有明显的下降趋势:数字经济跨越“胡焕庸线”。报告发布后,引起了各界广泛关注,但该报告对这个问题的讨论还不够全面,因此为了更全面地讨论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和以蚂蚁金服代表的数字金融,对中国东西部地区经济平衡发展的意义,课题组又对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积累的海量数据进行了全面的挖掘,撰写了本报告,以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二、“胡焕庸线”划定及人口与传统经济分布

所谓“胡焕庸线”,是由我国著名地理学家胡焕庸(1901-1998)在1935年提出的划分我国人口密度的对比线,最初称“瑷珲—腾冲线”,后因地名变迁,先后改称“爱辉—腾冲线”、“黑河—腾冲线”(胡焕庸,1935,1990)。这条线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东北起于黑龙江省黑河市,西南至云南省腾冲市的这条线将中国分成对比鲜明的东西两部分,在其东部,集中了中国绝大部分的人口:“线以东地区以43.7%的国土面积养育了94.4%的人口;以西地区占国土面积56.3%,而人口仅占5.6%[2]。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因为这条线是一条人为想象出,客观并不存在的“直线”,这条线并不是一条在地球球体表面上的直线,而是一条地图上的直线。而由地球表面转化成一个地图平面时,需要一个投影变化,出于不同目的,适应不同地区,这个投影方法并不是统一的,比如目前高德、谷歌等数字地图为了显示全球范围,一般使用墨卡托投影;而如今常见的中国地图印刷品使用的是兰勃特投影。胡焕庸(1935)原文并未明确指出所使用地图投影,但根据1935年原文中对于线西部人口集中区的表述与时代局限性推测,“胡焕庸线”的标定应是在兰勃特投影的中国地图完成,其他投影地图,或多或少会有一定的出入,例如线上地图常用的墨卡托投影,会将成都等特大城市也误划至线的西边。

“胡焕庸线”虽然是在80年前提出的,但直到目前对于人口与传统经济的“分割”效应仍然十分明显。使用2015年人口统计数据,我们发现线西北侧的人口仅占全国的4.40%。[3]这无疑说明“胡焕庸线”在今天仍然存在显著的人口分割现象。为了进一步衡量传统经济发展的差异,为下文的分析奠定基础,我们使用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NOAA)观测并发布的夜晚灯光观测数据(NPP-VIIRS NTL)。夜光数据常常被视为GDP的优质代理指标,特别是这颗2012年开始提供数据的新卫星解决了之前老卫星的种种缺陷,在区县层级上,夜光数据对于GDP的解释力(R2)达到92.43%(Zhaoet. al.,2017)。从图1当中,我们可以清晰看出,中国绝大多数的经济活动都集中在“胡焕庸线”以东地区。

图1:中国夜晚灯光亮度分布与“胡焕庸线”[4]

数据来源: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

为了进一步衡量经济发展与传统金融支持情况,我们还引入了18万余家商业银行营业网点的位置数据[5]。夜晚灯光观测数据在中国境内的精度约为600米方格每像素点,我们分别计算了银行所在的600米*600米、1800米*1800米及3000米*3000米的灯光数据加总,以获得对银行线下服务区域的发展情况有一个初步的对比结果。

图2:夜晚灯光总亮度与银行周边亮度东西部比值

数据来源:中国银保监会;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高德地图

图2结果表明,自2012年到2018年,夜晚灯光总亮度东西部比值,从15.87下降至11.44,下降了27.9%。而银行600米、1800米、3000米方格的比值数据,在2018年分别为46.04、43.45与42.88,较2012年分别下降了20.8%、17.0%与15.6%。从总体上看,得益于国家一系列新的地区发展战略的实施,东西部间经济发展差距已经开始逐步缩小,但是银行网点附近区域东西部差距仍然巨大,且收敛速度低于整体水平,这一结果可能说明传统金融机构对东西部地区经济发展差距缩小的贡献还不太够,当然对此结果还需要更进一步的分析。

上述结果表明,总体而言,“胡焕庸线”在今天仍然对于人口和经济发展有着极为明显的“分割”效应,我国东西部地区经济发展差异依然巨大,但从趋势上讲,东西全部地区发展差距确实是在缩小的。如何更好地跨越“胡焕庸线”,促进中国东西部地区经济更加平衡地发展,是值得社会各界深入思考的大问题。

三、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助力西部地区共享经济发展机遇

“胡焕庸线”作为划分我国人口密度的分界线,直观地展示出中国东南地区地狭人稠、西北地区地广人稀的现实。由于传统相当多的经济活动跟人口密度、地理条件密切相关,因此这条线也成为中国经济活动的分割线,绝大多数的经济活动都集中在这条线以东地区。但正如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所提出的,我国是多民族、广疆域的国家,因此我们要研究如何打破这个规律,突破“胡焕庸线”,统筹兼顾、协同发展,让中西部老百姓在家门口也能分享现代化。因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现代化发展道路,离不开东西部地区的平衡发展。但这种平衡,并不是摊大饼式的平衡,而是要让不同地区的居民都能共享经济发展的红利,这一点上,由于数字技术的超地理特征,数字经济的发展,为西部地区共享经济发展机遇创造了条件,具体则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创业公平:电商网络为西部地区分享经济发展机遇创造了条件。在传统经济条件下,受限于地理位置和运输成本的影响,商品和服务的供给,往往与需求的距离很近。商品和服务的提供商主要集中于沿海发达城市,但随着互联网和电商的发展,很多中西部地区和偏远地的农村也有了创业的机会,在淘宝等电商网络做生意,向沿海城市等地区提供商品和服务,从而分享经济发展的福利。具体而言,相较于传统经济,电商突破了西部人口稀疏带来的三点局限:电子商务对基础建设要求相对较低,使得相对滞后的西部在这方面的劣势影响减弱;电子商务产品多以定制化、个性化为特色,并不需要劳动力的高度集中来在成本控制上取得优势;密集的电商网络使得商品的服务范围扩展至全国乃至全世界,本地稀疏人口带来的市场局限的劣势得以缓解。来自阿里巴巴电商的数据显示,2013-2018年期间,“胡焕庸线”东西部两侧的电商数量比值差距下降了28%。

第二,机会公平:移动支付为代表的数字金融为东西部地区带来同质的金融服务。移动支付,不受限于传统金融服务的网点布局,可以直接触达地理偏远地区,从而使得偏远地区居民也能享受到现代化的数字金融服务,从而大大缩小东西部地区居民在享受金融服务上的差距。这里我们通过地图的形式直观地考察中国数字金融表现出的东西部地区差异缩小的特征。具体而言,图3给出了2011年和2018年城市一级数字普惠金融覆盖广度指数(由万人常住人口支付宝用户量等指标合成)的梯队图:2011年和2018年的梯队分类标准都以当年指数最高的城市指数值为基准,将排序在基准值80%范围内的城市列为第一梯队;70%-80%范围内为第二梯队;60%-70%为第三梯队;60%之后的城市列为第四梯队。从图3中我们可以看出,在2011年,城市之间发展存在较大的差距,第一梯队集中在长三角、珠三角以及其他个别大城市,且二、三梯队十分单薄,大部分地区处于第四梯队;而发展到2018年,绝大部分城市处于一二梯队,即绝大多数城市的数字普惠金融指数都在当年最高地区的70%以内,数字普惠金融地区之间的差距大幅缩小。

? ??

图3:2011和2018年城市数字普惠金融覆盖广度相对排序

数据来源:北京大学数字普惠金融指数
注:台港澳地区和部分其他城市缺少数据,因此为白色。

图3当中同时也绘出了“胡焕庸线”,从图3中可以看出,数字金融有效突破了胡焕庸线的限制,为西部偏远地区也提供了金融服务。进一步的分析还显示胡焕庸线东西两侧的数字金融的覆盖广度差距逐年下降。如图4所示,8年来,数字金融覆盖广度指数的东西部差异下降了26%[6]。由于数字普惠金融指数主要是由支付宝覆盖率等指标所合成,因此上述趋势反映出在数字技术的帮助下,中西部地区在触达金融服务上的差异越来越小[7]。

图4:2011-2018年“胡焕庸线”东西两侧数字金融广度指数比值

数据来源:北京大学数字普惠金融指数

第三,红利公平:日益便捷的快递服务为西部地区共享新经济红利创造了条件。在传统经济条件下,很多商品和服务的供给,必须紧邻需求者,而只有达到一定的人口密度,才能支撑这样的商品和服务的供给“网点”,因此很多商品和服务,只有在城市等人口密度高的地区才能被人们所享受。但随着电商和快递行业的快速发展,即便是人口密度低的偏远地区的居民,也可以足不出户,就非常方便地享用到大多数的商品和服务。来自菜鸟网络的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8年这五年间,以“胡焕庸线”两侧城市分属东西部计算,东西部物流差距缩小明显。其中从订单支付到包裹签收的时长来看,东西部差距5年来缩小了9.25%。而且,受限于公路铁路、网点数量等基础设施条件,物流在西部面临着更高的非数字经济因素的挑战,因此这一差距的缩小幅度虽然较其他业务稍慢,但意义却同等重要。现在,货物一天运全国渐渐成为一种常态,以天猫618为例,在大促期间,全国共有354个城市享受到当日达的体验,其中包括云南西双版纳、新疆阿克苏、西藏日喀则等数十个西部较偏远的城市,甚至连进口货物也可以做到当日达。快捷的物流服务,使得西部偏远地区的居民也能如东部沿海城市一样,共享新经济发展的红利。

四、数字经济助力西部地区追赶式发展

移动支付、电商网络和物流服务等数字经济基础设施的发展对我国东西部经济平衡发展的价值,并不仅限于让西部偏远地区的居民也能“触达”现代化的经济和金融服务,更重要的是其确实有助于缩小东西部之间的发展差距,特别是一些人均意义上的指标。只有这样,西部地区才不会始终落后于东部地区,才有超赶的可能,从而最终实现中国东西部地区的平衡发展。换言之,虽然在人口和经济总量上,依然明显集中于东部沿海地区,但东西部地区的发展水平的差距在人均意义上,得益于数字技术的进步,可以有所收敛。

第一,场景追赶:以“码商”为代表的传统微型商户数字化进程,东西部差异快速缩小。从2017“码商”发韧仅仅1年时间,其商户数的东西部差异就下降了25%。长期以来,线下微型商户(商铺)与大中型企业间存在数字鸿沟。大中型企业率先与互联网结合,在获客、经营、融资、产品结构调整等方面也更加精准。而线下微型商户更多是凭经验和业主勤奋进行粗放经营。如今通过移动支付二维码的桥接,“码商”不仅获得了便利收款的工具,同时也进入数字化经营时期。通过这种数据化转型,金融科技机构不仅能为其记录交易信息,提供各种数字普惠金融服务,还能为其分析数据和管理财务,优化客群,助力其化解经营风险,健康成长,化解线下微型商户在传统贸易中的竞争劣势和区位劣势。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码商在东西部、城乡间的发展可能还蕴含着不同的意义。在发达地区,二维码更多的是作为传统POS机等非现金收款的补充替代;而在西部等欠发达地区,二维码则是实现了从现金直接到数字化的跨越式发展,对于这部分人群,这种跨越不只是收款方式的改变,更是将他们纳入金融体系,为后续的全面服务提供可能,同时上游的供货商与下游的消费者也在码商发展的推动下被赋予了数字金融账户,使得这种影响进一步深化扩大。

第二,服务追赶:数字金融使用深度东西部差距趋于缩小。如图5所示,在2011-2018年期间,数字金融的使用深度的东西部差异也大幅下降了23%。由于数字金融使用深度主要由“人均使用次数”和“人均使用金额”等指标构成,因此数字金融使用深度的东西部差异缩小,意味着西部地区居民对数字金融的使用强度,正在追赶东部地区。

图5:2011-2018年“胡焕庸线”东西两侧数字金融使用深度指数比值

数据来源:北京大学数字普惠金融指数

从数字金融具体业务类型上看,在2011-2018年期间,数字支付的使用深度指数东西部地区差异下降了下降39%,数字信贷使用深度指数则下降了38%,下降幅度都非常可观。2013年以余额宝为代表的货币基金发布后,货币基金使用深度指数的东西部差异也在迅速下降:2013-2018年,东西部差距下降了36%。

第三,助力追赶:数字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在中西部地区表现更加明显。数字金融价值不仅仅限于其本身带来的便捷,还在于其对实体经济的扶持作用,特别是对消费的促进作用。基于我们课题组编制的“北京大学数字普惠金融指数”的实证研究显示,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显著促进了居民消费,且这一促进效应在农村地区、中西部地区以及中低收入阶层家庭更为明显(易行健和周利,2018)。具体而言,易行健等将家庭总样本区分为东部地区家庭和中西部地区家庭,结果发现,相比较而言,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对中西部地区居民消费支出的促进作用更为显著。具体而言,他们将总样本划分为东部沿海地区、中部内陆地区以及西部边远地区三个子样本并分别进行回归。结果表明,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将显著促进中部内陆地区与西部边远地区的居民消费,而对东部沿海地区的居民消费并无显著影响。这是因为,东部沿海地区经济金融发展较快,由此导致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对该地区居民消费的促进作用不显著。而对于中部与西部地区而言,由于地理位置相对较差,正规金融发展较为缓慢,致使这部分地区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能够显著促进居民消费。张勋(2019)等对数字金融对包容性增长影响的研究中,也得到了类似的结论。

五、结语

在本报告,我们总结了数字经济的发展对促进中国东西部地区经济平衡发展的重要意义。但需要说明的是,数字经济作为一种近十年蓬勃发展、方兴未艾的新业态,只是东西部平衡发展推力的一部分,实现东西部地区平衡发展还需要各方面的合力。从宏观角度而言,国家西部大开发、基础建设投资等政策投入、经济扶持是西部得以快速发展的基础性因素;同时,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快速增长,为东西部协调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动力与现实需求;最后,数字技术等高新技术的发展使得跨越地理条件限制发展成为可能。数字经济为东西部提供了更为均等的发展机会,东西部间的信息、资金、货物流动更为频繁顺畅,并在近年的发展中,西部呈现出加速追赶的趋势。

因此,总结而言,数字经济是以信息和知识的数字化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为重要载体、以有效利用信息通信技术来提升效率和优化经济结构的一系列经济活动。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做大做强数字经济”,建设“数字中国”。在我国当前的宏观经济环境下,发展数字经济对于实现宏观经济的稳定和区域经济平衡发展具有特别的意义。但在这当中还有大量的细节问题有待更深入、更扎实的研究,作为研究人员,我们将持续跟踪数字经济为国民经济带来的新特征、新动力,为宏观施政建言献策。


参考文献:

胡焕庸,《中国人口之分布——附统计表与密度图》,《地理学报》,1935年第2期。

胡焕庸,《中国人口的分布、区划和展望》,《地理学报》,1990年第2期。

郭峰、王靖一、王芳、孔涛、张勋、程志云,《测度中国数字普惠金融发展: 指数编制与空间特征》,《经济学季刊》,录用待刊,2019年。

易行健、周利,“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是否显著影响了居民消费——来自中国家庭的微观证据”,《金融研究》,2018 年第11 期。

张勋、万广华、张佳佳、何宗樾,《数字经济、普惠金融与包容性增长》,《经济研究》,2019年第8期。

Zhao,M., Cheng, W., Zhou, C., Li, M., Wang, N., and Liu, Q., “GDP Spatialization andEconomic Differences in South China Based on NPP-VIIRS Nighttime LightImagery”, Remote Sensing, 2017, 9(7), 673.


注释:


[1]课题组成员:王靖一(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郭峰(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李振华(蚂蚁金服研究院)、王芳(蚂蚁金服研究院)、蒋正伟(阿里巴巴集团公共事务部)、李勇国(蚂蚁金服研究院)。报告在撰写过程中得到了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蚂蚁金服集团和阿里巴巴集团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特此致谢。

[2]由于不同地区的人口增速不同以及人口迁移等原因,不同年份统计的占比略有不同,这里的数据是1982年的人口普查数据(胡焕庸,1990)。

[3]限于数据可得性,上述统计未包含港澳台地区。人口统计的颗粒度使用区县颗粒度的数据,区县位置根据高德地图API获得。

[4]图示数据来源:NASAhttps://earthobservatory.nasa.gov/Features/NightLights . 需要指出的是:1)我们实际计算使用的是NOAA观测数据,并使用兰勃特投影。2)为获得更好的可视化效果,此处使用NASA所提供彩色图,因投影方法关系,此处“胡焕庸线”略向西北偏移以将成都等城市划至线的东南,“胡焕庸线”更准确的位值标识参见下文图3。3)图中下部区域包含南海诸岛,请后续报告使用者完整截图以避免可能的误会。

[5]数据获取方式为,从银保监会网站下载银行许可证数据,筛选其中四大行、股份制银行、邮政储蓄、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联合社的支行、营业所、分行营业部、分理处、储蓄所,使用高德API获得其位置数据。

[6]需要说明的是,本版报告聚焦“胡焕庸线”,故此对于“胡焕庸线”的绘制采取了更为科学的投影法,之前课题组发表的相关报告版本中使用的是空间上的直线进行划分,故此两版报告数字有一些出入,根据“胡焕庸线”绘制的科学性,请以本版报告数字为准。

[7]需要说明的是,由于在编制指数中,对原始数据进行了取对数等处理,指数差距下降26%,背后反映的是原始业务东西部差距更大幅度的下降。

?? ?未名湖数字金融研究


未名湖数字金融研究公众号idf_pku)为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Institute of Digital?Finance, Peking University)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于2015年10月经北京大学校长办公会批准成立。中心致力于开展数字金融、普惠金融、金融改革等领域的学术、政策、行业研究,向社会公众提供权威的研究分析,为行业发展提供专业的理论指导,为政府决策提供科学的政策参考。

自成立以来,中心研究人员已经独立或联合开发、发布了四个数字金融方面的指数,推出了新金融书系,完成了36个研究项目,并发表多篇学术论文和政策报告。中心目前已有29名全职、兼职研究人员。




本文转自:未名湖数字金融研究



责任编辑:南风金融网

最火资讯

首页 | 财经资讯 | 金融理财 | 价格行情

Copyright © 2012-2015 南风金融网门户站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豫ICP备12016580号  技术支持:南风金融网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