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金融网 - 中原最权威行情财经门户

热门关键词:  期货  证券  价格行情  财经  股票
热门: "全球末日式"大崩盘!美股 北京半天新增境外输入病例1 2020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 杠杠资金大举加仓!A股高市 全球股灾!刚刚,美股又狂 汇添富权益投资总监王栩:

华为家属万里跨国寻夫记

来源:南风金融网 作者:南风金融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0-11 00:42:12

来源:证券时报网微信

讲述人丨猗航鱼

我的丈夫在华为工作,常年外派驻守海外,回国机会不多。

丈夫是2010那年入职沙特华为的,在那儿一待近十年。2006年我们相识恋爱,2010年结婚,我们夫妻俩一直是异地状态。2011年孩子出生,我随军(见注释)到了沙特与丈夫生活。2019年初,考虑到国内外基础教育的差异性,我们不得不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我带两个孩子回国读书,丈夫继续留在沙特。2019年中,丈夫也从沙特被调动到中东地区部另一个小国——巴林。2020春节,他因工作原因无法回国。彼时,新冠肺炎来势汹汹,全国上下人心惊惶。惦念丈夫独自在外,强烈的不安和牵挂驱使之下,我毅然踏上跨国探亲之路。其中的曲折坎坷,至今回想,仍然感慨万分。

我携子万里奔波,辗转寻夫的故事,从2020年1月最后一天开始……

1月31日凌晨时分,两个孩子早已酣然入睡。而我,因为牵挂远在万里之遥的丈夫,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左思右想,辗转反侧至凌晨四点,与其这样天各一方的煎熬,不如做点什么。“我要带孩子去巴林找丈夫,我要让一家人团聚。”这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一向行事干脆利落的我,打定主意便立刻起身行动。凌晨五点,我就买好了机票,接着便开始收拾行李。多年奔波,我早已练就快速收拾行李的本领。清晨六点刚过,古城漳州还未醒来,我拖着行李,带着孩子,表弟开车把我们娘仨送到厦门机场。天光熹微,城市剪影快速从车窗外掠过。此时,两个孩子尚睡眼惺忪。

上午九点,我们从厦门飞抵西安,再转机迪拜。在飞往迪拜的飞机上,收到一个消息,顿时令我手足无措。因华为中东地区部疫情防控要求,国内家属暂不允许到巴林探亲。这消息无疑晴天霹雳,万里高空上,我陷入了和云层一样深厚的迷惘。从理性层面讲,作为公司员工家属,当然应该理解并坚定支持公司政策。成为华为家属多年,我们一向配合公司各个方面的管理规定,尤其在疫情防控这样重大的非常时期,个人情绪只能服从大局。

但此刻我们已经身在飞往迪拜的飞机上,下机后,我和孩子如何安顿,何去何从?抱怨和恼怒于事无补。短暂迷茫焦虑后,我迅速冷静下来。也许因为我带着孩子,我是他们的母亲,如果我乱了阵脚,只会让孩子无所依傍。婚后多年,如我一般的华为家属们,已经习惯了大事小事自己搞定,独立扛起照顾家庭养育孩子的种种大小事务。此刻,我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有多年海外生活经历,对外国不是陌生懵懂。心中有了打算,我立刻紧急联系迪拜的朋友,请她帮忙订好酒店。同时安慰自己“既来之则安之,就当是带孩子到迪拜旅游吧。”

就这样,我们母子三人在迪拜暂时“住下”,没想到,这一住就是三周,此时,已近二月末。因各种原因,在迪拜期间,我们不得不拖着大包小包,奔波迁移,辗转更换了五家酒店。在迪拜语言不通举目无亲,生活无疑是单调的。我平时几乎不出门,偶尔跟朋友小聚片刻就算是最大的社交活动。但是一想到离丈夫距离更近了,心里也得到一些安慰。一个女人拖着两个孩子,他们一个九岁,一个才六岁,在异国他乡,又是疫情期间,文化差异,生活习惯的碰撞等等……说实话,感觉自己很不容易,就这样熬过了三周,不知道怎么过来的。

三周后,我们终于可以离开迪拜前往巴林,老公的工作驻地,随即开始为期两周的隔离期。在此期间,依然见不到他的人,只能等着与他团聚。为什么说“等着”,因为当时他在沙特出差还没回到巴林。即便如此,我还是对即将到来的相聚满怀期待,美好的憧憬让我振奋,又让我心酸,总之感受复杂。哪怕我之前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哪怕我清楚明白,到达巴林后,以及老公从邻国出差回来后,我们都将各自分头隔离两周。但是对见面的强烈愿望,让我选择承受。

我们巴巴地等候着见面那一刻,不止一次地在脑海中预演见面时的各种场面。到达巴林的第二天,其境内疫情暴发,邻国宣布关闭巴林海关,先生就此被困在沙特。一个普通人眼中简单不过的相聚,我拖着孩子,满含期待,不远万里,克服重重艰难,来到巴林,一波三折已经足够煎熬,却与先生咫尺天涯。从出国时满满的团圆期待,到回国前能否与他见上一面,哪怕只是一面,此时,都变成遥不可及的奢望。我的心绪在焦灼无望中反复煎熬,而这并不算最糟的。

刚到巴林时,六岁的老二感冒了,咳嗽不停。心急如焚的我带他到医院检查,幸好只是普通感冒。在疫情防控的非常时期,我们严格按照公司要求,居家隔离两周。从隔离开始,公司后勤安排一日三餐送饭上门,直到我们离开巴林。作为家属,接触最多的就是公司的行政后勤人员,他们总是那么无微不至。任何时候,总是尽量满足我们的要求,而且多数时候,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他们办不到的。在非常时期,在铁一般的纪律之外,华为公司已经尽可能地为员工和家属提供人性化帮助。直至两周隔离期结束,孩子的爸爸依旧被困在巴林邻国。

海外疫情形势与国内的严格防控对比鲜明,留在巴林,既不能见到丈夫,又担心万一遇到意外……“与其在这儿煎熬,还不如回国。”心中涌出的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随着海外疫情越来越严重,回国也很担心路上感染。那时,许多国家都关闭了转机业务,我们想回国,却发现没有回国的路径。中国也关闭了除欧美以外的绝大部分国家的航线(直到现在)。在巴林的同胞们想到求助大使馆。巴林华人建了一个回国群,群内每天都在交流哪些国家包机成功,哪些国家的同胞为了包机都做了哪些努力等等话题。

从四月开始,盼望回国,一直等到六月份,不得不说,这又是另一段漫长且煎熬的日子。回国群内,一些人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一些人身患疾病需要回国医治;一些人急着回国照顾老人,还有急着赶回去上学的……归期无望,还好大家都坚持下来。期间华为公司一直努力为大家争取联系包机事宜。大使馆也在想方设法,最终没有让同胞失望,几方合力之下,我们终于争取到了回国的包机。

这趟包机有多么不容易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最清楚。巴林是一个非常小的国家,平时都没有直飞国内的航班,往返中国,得先去其他国家转机。比如来的时候,我们就是先飞到迪拜再转机。此时,疫情危机愈发严峻,在巴林申请包机回国根本就排不上,大使馆并没有放弃我们,经与巴林政府多次协商后,最终帮我们申请到了海湾航空直航国内。得到这个消息后,我们所有人都非常激动。激动之余,我难免落寞,三个月过去,包机回国在即,我和丈夫还是没能见上一面。

6月中旬,我打电话给大使馆。大使馆终于给了明确回复,说将在7月初有包机回国。我把这好消息告诉远在沙特的老公,老公说因为签证到期,快回来了,让我们再等等他,要不再就等下一趟包机再回国。

两个孩子执拗地坚持着,一个劲嚷着“爸爸不回来我们不回去,见不到爸爸我们绝不回国”!收到大使馆的通知时,我非常激动。但是想想出来这么半年了,还不能见上老公一面,顿时又陷入遗憾。好在沙特华为行政部已经着手组织出差员工返回巴林。丈夫终于在我们离开之前,回来了。

他回巴林那天是端午节。在国内,这本是一个安宁祥和的团聚节日。老公一到巴林即刻被安排到酒店隔离,隔离地距离我们娘仨仅仅100米。我们和他,对面相见不相闻,思念如潮水席卷,却始终无处可去。

丈夫的隔离期,直到7月9号才解除。10号那天,我们一家人终于见面了。一肚子的话,在那样的情境下,千言万语无从说起。这一路走来,似乎只为了这一刻,当这一刻真的到来,我们唯有相拥而泣。孩子们争相让爸爸抱抱,使劲抱还不过瘾,抱了还要亲亲,亲亲再亲亲。“爸爸,爸爸爸爸,爸爸……”孩子们一叠声地喊着,不觉吵闹。当老公把我搂在怀里,我们的世界只有彼此,泪水肆意流淌无声无息。大半年奔波的委屈,思念的折磨,终于发泄了出来。

然而,并不能尽兴。他刚刚抵达,正赶上我们去医院做核酸检测。我们登机回国的日期,已经确定了,是7月14号。也就是说,从10号他回到“家”到14号我们回国,相聚的日子只有四天。

包机成功,回家的行程变得紧张起来。公司统一安排协调回国所需的一切准备工作。第一步是收集我们的个人信息,统一预约核酸检测,安排专车送我们去做检测。检测完后又派人去取报告,取报告的时候,却出了个小插曲,让我们等待的心情又变得焦灼不宁。

中东人做事很不严谨。289人检测,却有30多人的报告找不到,其中华为公司有9人,我家老二的报告也丢了。公司行政Ali,中文名阿里,形象高大帅气,人非常执着。他硬是在医院门口苦守两天,找到了其中的6份报告。还有最后3份报告怎么都找不到,阿里冒着危险直接守在检测实验室门口。12号那天,阿里苦守一天没找到报告 ,而大使馆通知,务必在13号中午12点上交,否则可能影响行程。我无法淡定,急忙在微信上跟孩子爸商量,要不我们自己直接去医院找吧。孩子爸嘴上说等他5分钟开完会再商量,结果他一头钻进电话会议,没完没了。华为人都这样,忙起来什么都顾不上,甚至忘记吃饭。忙完才想起来安慰我,说不用担心的,阿里肯定会搞定。真不明白,男人的心都这么大吗,或者因为他们是华为人,他们眼中,除了工作,生活中再大的事儿也是小事。

下午4点多,医院传来消息,终于找到老二的报告了。下午6点钟,阿里把报告送到我们手上。写到这里,很后悔当初没跟阿里拍个合影。当时我顾不上了解阿里的国籍年龄,直觉他敬业无私,几乎有求必应,后来,因为这篇采访,我特意跟阿里取得联系,得知他就是巴林人,是公司聘用的本地员工,入职华为已经六年。

回国归期在即,意味着和老公将再度离别。这一次我们辗转数万公里,与他真正相聚的日子,仅仅三天。我将每分钟掰成无数个细小的单位。数着,算着,等着,恨不得时间停止流动。

时间滴答前行,每一分钟都是公平的。没有因为我的祈祷和不舍放慢脚步。离别越来越近了。终于到了离开的那天。从来没有哪一次像这样为难。如果不走,疫情的严峻现状让人无法预测后续,而且我们好不容易才联络好包机。如果就此回国,意味着和先生的团聚,仅仅三天。三天哪儿够啊,三年都不够。他不可能跟我们回国。他还要留下来,华为需要他,巴林的业务需要他。

7月14日清晨,大巴车停在公司院内,再过一会,人齐了,就要拉我们到机场上飞机。隔着车窗,老大使劲朝爸爸挥手。他想下车去,让爸爸再抱抱自己。古诗形容人们的离别,都是愁绪万千。而我,在愁绪之外,还有更多说不清的感受。包机回国,对于疫情下的我们来说,踏实了。而告别丈夫,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见,没人可以告诉我。我愁肠百结,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理智和情感都无法给我正确答案。

我们安然离开,他还要在艰苦的地方继续战斗,在我眼中,他就像一个勇敢的战士,冲在第一线。如他一样的华为人,还有很多很多。他们抛家离子,坚守在公司最需要的地方,默默承担着所有的责任,把他们身后的家庭,抛给了如我一般的家属们。

我的万里寻夫记讲到这儿就要结束了。从出国到回国,大半年过去,一路历经坎坷,困难重重。有太多感动和感恩难以用文字完全表白。正因为有一个个恪尽职守、忠于事业的中国人,华为人,有像我一样普普通通又坚强独立的华为家属,才能够在面对疫情时,上下一心团结一致。虽然现在华为面临诸多考验和挑战,但我坚信,有这样强大凝聚力的企业,有强大的祖国做后盾,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难,我们也总有走出阴霾的那一天。

注释:

文中的沙特指沙特阿拉伯王国,首度利雅得。

文中的迪拜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人口最多的城市,也是该国七个酋长国之一迪拜酋长国的首府。

文中的随军,原意是指军队干部家属跟随丈夫到其驻地一起生活。华为内部借用来形容华为员工的家属亲人,到该员工的海外驻地一起生活。这类员工家属又被称为“随军家属”。

(执笔人马虹玫系深圳作家

责任编辑:南风金融网

最火资讯

首页 | 财经资讯 | 金融理财 | 价格行情

豫ICP备12016580号  技术支持:南风金融网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