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南瓜影视 123462

      123462

      类型:剧情  地区:大陆  年份:2021 

      温馨提示:请稍等10秒左右,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然后搜索视频重试!

      剧情简介

      123462,啊水真多轻点好痛动在沛海射精完后我将阴茎慢慢地吐出时,眼角瞄见了沛海的手指似乎抽动了一下,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我惊讶地抬起头来,也顾不得口中仍然含着他的精液,马上将Speaking功能改成Voice的设定,含糊地呼喊着他的名字,可惜终究是老天爷开的一个玩笑,沛海仍然没有醒过来,但我确信自己刚才并没有看错,沛海的手指是有抽动的。我戴上口罩后把Speaking功能又改回Silent设定,然后把沛海的尿布和裤子穿上,接着穿回自己的衣服。我的心里如同口中充满精液一样充满了希望,沛海一定会醒过来的,只要我继续为他口交,总有一天会唤醒他的。 “唔唔唔…”我全身瞬间起了鸡皮疙瘩,当沛海用手指按住我那被紧束的阴蒂时,我差点咬住他的龟头。没想到启用Orgasm功能后,阴蒂的敏感度竟然变得这么高,我心想难道是因为身体长时间被拘束的关系吗?接着马上又一阵电流袭遍全身,沛海正用嘴巴吸吮着我的阴部。 “嗯,刚才脱下的,妳怎么好像很喘的样子?”我纳闷地问。 高医生将三根棒子轮流用恰到好处的力量慢慢地往我的阴部三个孔穴里插入,在最后那块底座只离我的阴唇不到一公分的距离时,高医生突然伸出两手的食指,从那块底座与我阴部的缝隙里插入,小心仔细地拨弄着我的小阴唇,好像试着在将它们摆放到适当的位置上,左右反复试着弄了两三次,高医生才吐了一口气,然后接着慢慢将整个底座往我的阴部给压紧密合。现在看起来这个底座其实并不厚,就像是一片薄薄的透明卫生护垫覆盖在我的阴部和肛门周围上。 “嗯?真的吗?为什么?”沛海的情绪也冷静了下来,躺在我身旁,我们侧着身体面对面躺着。 到第二天时湘妤和雨荷几乎快投降了,而我因为有之前的经验所以还撑得下去,我猜想湘妤应该已经后悔了,最后第三天时所有的路程我们几乎是在走走停停中完成的,屁股也已经被拍打到麻痹了,乳头就更不用说肯定也是红肿着。当周日晚上我们终于被这台设备给解开束缚时,三个人都趴在地上根本站不起来,最后累得直接睡着了。 第四十四章 在湘妤和雨荷去花店购买花束的时候,我坐在病床旁握着沛海已不再厚实的手掌,当我轻声地告诉他我和湘妤跟雨荷都会参与3P项目,成为他所参与设计的服装的试验员时,我突然感觉到沛海的手指移动了一下,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因为后来我又重复确认了几次,都没能发现沛海再产生反应,但我的心里告诉自己,我相信刚才沛海的确有了反应,我很欣慰能够参与这个项目,至少我和沛海彼此之间还有个可以紧密连结的关系存在,尽管最后我们并没有完成婚礼,但我的心这一辈子只属于他了。 “姊,我知道妳只是在安慰我,我自己心里有数,青彦在我们系上可是很受欢迎的男生呢”湘妤哭哭啼啼地说着,讲到这里时却又流露出一股骄傲的神情。 “啊啊啊~~~真是太棒啦…”沛海用力拍打着我的屁股,发出了一阵阵的啪啪声响,我的臀部传来火辣辣地疼痛。 这台设备的初始化动作继续进行着,有根圆柱从台阶中央升了上来,这根圆柱有着弯曲的曲线,刚好紧贴着我的背部,圆柱的顶端最后停在了我的脖子高度,在颈背的位置跟我的项圈链接,固定了我的头部,接着我感觉到两侧的机械手臂将我的双手往后拉拢,让我的手腕在后腰的位置互相紧靠,手腕的圆环也被锁定在圆柱上,同时机械手臂脱离了圆环,接着改成连接在上臂环,然后强制将我的手臂继续往后拉,我被强迫着只能挺起胸口,肩膀被往后拉扯着,直到我发现手肘也在背后紧靠在一起了,同时被圆柱上相对位置的圆环给铐住了,我的两只手臂就这样被紧绑在背后的圆柱上,这个姿势虽然没有瑜珈紧缚那样的严厉,但也是个不轻松的方式。 “嗯嗯…啾、哼…唔…”我轻轻地点点头,缓缓吐出沛海的阴茎,仰头灿笑着对他说“很喜欢,我最爱这个味道了”然后继续吸舔着沛海的龟头。 下了车后,我跟妹妹就各自往自己的教室走去,学校里分成五个区域,建筑物是一个十字型的分布,校门口一进来看见的这栋大楼是教职员用,往里面有一排三栋独立的大楼,左侧是高一学生的教室,右侧是高二学生的教室,中间是高三学生的教室,在中间这栋大楼的后面那栋大楼则是综合教学大楼,有学生社团的办公室、电算中心和图书馆,每栋大楼有十层楼高,大楼之间在第三六九层楼都有空桥相连接。 “啾、啾、唔…唔…”我弯下腰低头俯趴在他的胯下,用嘴唇轻吻着他的龟头,接着开始慢慢含住吸吮起来,沛海也忍不住开始发出呻吟,再次尝到了沛海的阴茎滋味,让我的性欲也高涨了起来,对我来说这件事已经很熟悉了,口交的动作也非常流利,沛海似乎正强忍着不想太早高潮,因此我也放缓了步骤,让我们这段久违的亲密交流可以持续地长一点。 终于我憋不住气了,开始惊慌地用手抓着自己的脸,试着想将这层薄膜撕开,我惊慌地想大声呼喊救命,却发现自己只能呜呜地发不出声音,所有的空气都被堵在紧黏的双唇和鼻孔内,我恐惧地敲打着四周的墙壁,却似乎没有人响应,随着体内的氧气逐渐消耗完毕,我感觉得自己渐渐失去力气和意识了,往下一倒后就再也不省人事。 看来一个月没有正常走过路的我,一时也忘了脚上还穿着高跟鞋啊,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再次小心地扶着床边站了起来后,我慢慢地找回穿着高跟鞋时的平衡感,看见书桌上摆着我的手机后,我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去拿起手机,然后到浴室给自己排尿顺便做浣肠的步骤。过了半小时后我回到了房间,身体突然觉得有点冷了所以赶紧又窝回床上的被窝里,虽然肚子里胀满着浣肠液但这是我一个月来第一次可以自由地伸开手脚舒服的躺在床上。 “嗯…唔…呜呜”湘妤接着将臀部整个压在我的脸上,我的口鼻都被她的阴部给盖住,只好张开嘴唇含住她的阴唇,同时用舌尖舔着他的阴蒂,湘妤也发出快乐的呻吟。 “那妳刚才紧张些什么?算啦~不跟妳计较了”湘妤睥睨了我一眼,我只好吐吐舌头装傻带过。 雨荷好奇地问什么是Level6,湘妤只好一五一十的把我之前发生的事写给雨荷看,一来一往便花了她们两个整个下午的时间,但是湘妤和雨荷似乎聊得很起劲,一点也不觉得累。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加上湘妤的说明,雨荷渐渐了解我们现在身上这套服装的所有功能和特殊之处,包括之前每次帮湘妤浣肠后,雨荷总是纳闷为何湘妤等了好久才去排便,难道憋着都不会难受吗?现在她才总算明白了。 手环上的屏幕是长方形的长度不到四公分,宽度比手环窄一些只有一点多公分,上面显示的文字也是顺着的手腕成横向的,目前写着“MasturbatePoint:33”,字体细小但还算清晰。我用指尖在屏幕上顺着手腕的方向左右滑动时,文字也会跟着左右滑动,像是一个选单可以操控,于是我往左滑了一下文字就变成了“Armbands:Lock”,再往左滑一次时文字又变成了“Thighbands:Lock”,接着继续滑动屏幕依序显示了“Heartbeat:107”和“Temperature:38”,然后再滑一次就回到一开始的“MasturbatePoint:33”,只要10秒内指尖没有触碰屏幕的话就会自动关闭,恢复成原本手环的外观。 补充完水份恢复体力后,这个夜晚我们又交战了数回合,来来往往缠绵到隔天清晨,到最后每次高潮来得快去得也快,阴道和大腿内侧肌肉也开始疼痛了起来,好几次还没到达高潮就开始抽筋了,甚至喉咙也开始感到红肿疼痛,后来湘妤和雨荷都不肯碰触她们的口罩,就算舌头被电击也无所谓,也表示无法再帮我做哺乳的动作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反而一直渴望可以受到口腔塞的震动刺激,也许是因为乳头一直被电击的缘故,所以只好在她们的阴部刚好可以跟我的口罩配对时,让她们两人帮我触发口腔塞的震动功能,我只能一边吸吮着她们的阴道分泌物一边享受着口腔塞深喉的刺激,却无法一直从阴道棒的震动得到快感,毕竟要刚好配对到我的阴部和她们其中一人的阴部,这个机率只有四分之一。 “妳怎么了?别吓唬姊啊!”我赶紧靠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 “高医师,湘晴她的状况如何?沛海一见到高医师走出来,赶紧走向前去关心地问。 “嗯,马上妳们就会明白了,别着急。至于为什么不能转动也无法取下,那是因为它们被穿刺在妳们乳头和阴蒂里的超细金属棒给固定住了”高医生语气平淡地说着,一副很平常的样子,但是我和湘妤听见的时候了眼睛则是睁得大大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胯下这件丁字裤完美地紧束在我的骨盆上,覆盖住阴部的那块区域几乎都是坚韧的外壳材质,唯有细带和阴部的周围与皮肤相连处是可以柔软弯曲的,就连会阴和肛门四周也都是坚韧的硬壳覆盖。可是当我收缩着阴道和肛门的括约肌时,马上就感觉出肛门口有个熟悉的三角圆弧状的旋转装置,而阴道口只是一个固定的椭圆柱,不过直肠和阴道内都有被异物填塞的感觉,让我勾起了最初也是最后的那一次美好回忆,沛海的阴茎插入我的阴道和肛门做爱时。 “呵呵,原来妳这里怕痒啊~”沛海发现了这个小秘密后,贼笑着用手指往我的弱点开始发动攻击,让我只能无力地扭摆着身体闪躲他的魔手,乳尖上的吊饰随着身体扭动左右地剧烈摆荡着,发出耀眼的闪烁光芒。 休息了大概半个小时候,湘妤又爬起跪坐在我的身上,示意我跟她再来一次,但是这次我们都戴着口罩怎么帮对方口交?湘妤看见我一脸纳闷的样子,用脚跟顶了顶我的大腿要我张开,然后她往后移动坐在我的左边大腿上示意我坐起来,我用力弯起腰后好不容易跪坐了起来,接着湘妤和我面对面,用她的左脚膝盖顶着我的胯下,我的左脚膝盖也刚好在他的胯下,我这时才弄懂了她的想法,这应该也是她跟雨荷一起发明的方式吧。 “姊,我知道妳穿着这套服装其实很难受,可是妳也承认穿着的时候心里会有股快感不是吗?我喜欢那种忍耐了很久才能够释放的感觉,至少可以让我不用每天都想着要自慰,拜托妳啦~” “妳前天在机场昏倒了,她们赶紧把妳送来我这检查,我发现是OrgasmDeny功能让妳的身体无法负荷,为了避免发生生命危险,在通报公司之后允许中止妳的契约,将身上的服装给脱掉,所以妳现在恢复自由了”高医师平静地将状况告诉我,我点点头表示明白,接着高医师检查了一下我的心跳和血压,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让我好好休息,然后和沛海一起走了出去。我跟湘妤和雨荷说想要尿尿,于是她们就一左一右搀扶着我到厕所去。 第二次高潮退去后,浣肠的不适感突然开始变得明显,也许是连续两次强烈的高潮让原本被压抑住的排便感也变强烈了,但我知道电击还没结束,只能祈祷自己可以撑过第三次的电极。沛海依然卖力地在我的全身上下按摩吸舔着,完全不在意我的身体反应,我虚弱地想要他停止刺激我,但发现自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甚至心里开始畏惧着第三次的高潮来临,但我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了。

      Copyright © 2015-2021 南瓜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