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南瓜影视 邪恶天堂h
          温馨提示:请稍等10秒左右,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然后搜索视频重试!

          剧情简介

          邪恶天堂h,美女私密部位高清图当我将双脚放下,从诊疗椅上站起来时,听见湘妤那边传来的呻吟声,我心里会心地笑了一下,当我走出第一步的时候,顿时脚软幸好双手扶在诊疗椅的支架上,我小心地站直身体,又慢慢地跨出一小步,我更肯定刚才那不是错觉,当我一移动脚步时,除了以往肛门口及阴道球的刺激外,我感觉到直肠里也有物体在晃动,甚至与阴道里的那颗满布粒状突起的阴道球互相摩擦着我的直肠壁和阴道壁,顿时引起我的强烈快感,这股感觉好熟悉,原来我之前一直无法到达高潮时欠缺的就是这种感觉,肛门里和阴道里的刺激,是现在的我到达高潮的不可或缺因素。 在这个三角圆柱体的设备中央有个操作平台,我们三个人围着看了看,发现原来有三个类似手机座的凹槽,平台的外围一样是个三角圆弧的形状,三个顶点就对应着我们三个人的位置,湘妤让我把服装功能都变更成进行训练时的设定条件,然后把手机给插入操作平台中央的凹槽上,服装设定程序这时候自动切换到一个新的画面是我们从来没见过的,其中上方有一个Mode字段显示着Exercise,我点选了一下后发现果然还有另一个Challenge的选项,中间则是Period的字段,默认为1Day的项目,我也试着点选一下这个字段,然后选单出现了2Days到7Days的选项。 雨荷身上的服装是为了避免接触到其它人的身体,因为她的罕见疾病就是会对别人的DNA过敏,也因此其实雨荷甚至不能跟湘妤接吻,只能在湘妤戴着口罩时隔着口罩亲吻她,而且湘妤也只能隔着雨荷的服装帮雨荷产生刺激到达高潮,因此她们虽然觉得能够在一起很开心,但在做爱这件事情上其实还有很大的缺憾。 过了一个礼拜,我和湘妤忍着悲痛将爸妈的后事都处理完毕,在叔叔和阿姨的协助下我们也完成了所有的相关手续,包含遗产继承和监护人,因为我和湘妤都未满二十岁,所以监护人暂时由叔叔担任,原本叔叔要把我和湘妤接到他家里同住,但是在我们的坚持下他同意让我们独立生活,不过每个月都要跟他保持连络,让他知道我们的消息,有任何事情也不要怕麻烦尽管跟他说。我跟湘妤也回到学校,老师还特地找我们去聊了几次,确定我们都没问题后才放心,经过了一个月的沉淀我和湘妤也才慢慢从心里接受了爸妈已经离开的事实。 影集播完后,我发现口中的精液味道已经被刚才喝下的牛奶和唾液给冲淡了许多,于是想要试着解除口罩的锁定看看,但在这之前我先将大腿环给锁定了,免得触发了阴道电击惩罚。很顺利地当我同时在两旁的鬓角用食指轻点三下后,阴蒂上立刻传来被紧束的闷疼感,我轻轻地发出了唔的一声,然后开始将口罩给脱下来。 “哦~~唔…太棒了~~”沛海舒服地说着,却不知道我接下来的计划。我心里笑了笑,开始继续在沛海的龟头上吸舔着,弄得他继续被刺激地频频呻吟着,男人刚高潮过后的阴茎是最敏感的,若是继续刺激的话就会像我刚才连续高潮一样反而变得痛苦而不是爽快。 当我熟睡后,沛海把我抱上楼去,在我昏昏沉沉中,虽然我感觉他正在帮我做排尿和浣肠排便,但是我的神智在酒精催化下已经不堪一击,只能放松地把一切交给沛海处理,现在的我已能够完全信任他了。不过我才知道,原来就算失去意识了,也是能够用喂食袋来做浣肠的动作,同时只要手机启用排尿排便功能后,我的身体依然可以自行地完成这些步骤,真是奇妙。 隔天早晨醒来时,我马上拉着沛海到外头散步,为此前晚我没有用紧缚的方式睡觉,走到了之前我意外落水的那个湖边小木栈时,我笑着对沛海说拿出手机来,要他帮我拍新的照片,沛海弄懂我的意思了,笑着对我说小心点别又跌下去了。我对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脱下了风衣和围巾,还有毛线衣跟长裙,就像大学时一样,全身只穿着紧身衣。 新的口罩一样从我的眼睛下方开始覆盖直到下巴,左右两边延伸直到鬓角的位置,紧贴在那层透明的面罩之上,上方边缘也刚好与面罩对齐。我的舌头稍微移动了一下,发现舌尖突然无法向前伸,被中间穿过的那条细线给拉扯住了,我忽然想到那个扇形口塞下方的凹槽,原来那个地方是为了让舌头上的小圆球摆放的,我试着将舌头往后缩,也一样被紧紧卡住不能后退,就这样被固定在了口塞下方,只剩下舌尖可以稍微移动舔着牙齿跟口塞。 “还要再喝一点东西吗?”袋子里的营养液刚才讲电话时已经被我喝完了,大该是因为饿太久的关系稍微喝了一点东西后就觉得饱了,于是我摇摇头表示不要。学长把管口从口罩上拔出后,将浣肠喂食袋拿到了洗手台冲洗干净,然后往左扳动了脸盆上的把手,接着拿起一旁的小水瓢将脸盆里注满的浣肠液慢慢装到袋子里,我也感觉到肛门口的排便开关的浣肠功能被启用了,忍不住缩紧了几下括约肌确认。 虽然后来我们发现雨荷和湘妤互相对彼此有好感,起初沛海也有点担心家里的反对,但没想到他母亲竟然早就知道雨荷喜欢女生这件事了,而且她高中时暗恋的对象竟然就是我,因为我当时穿戴着那套试用的裤袜和口罩,深深吸引了雨荷的目光,直到毕业后我们渐渐失去连络,雨荷还消沉了好一阵子。雨荷因为从小穿着乳套服装导致心里其实很自闭,不愿意跟其他人接触往来,更别说是同年龄的男生了,几乎只愿意跟比较要好的女生交朋友,大概也因此才变成喜欢女生的倾向,他们父母也不反对雨荷和湘妤在一起之后,沛海和我自然也就顺其自然了。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瓜儿,可以感觉到头皮和指尖的光滑摩擦触感,因为这套服装和之前一样都将我的头顶整个包裹起来了,只是这次就连我的眼睛四周都被这件紧身衣的材质所覆盖,每当我眨眼的时候都能感觉到眼皮上黏贴着那层无法分离的薄膜,倘若我闭起眼睛时,等于全身的每一寸肌肤都被这套服装的紧身衣所遮蔽,而当我睁张眼睛时,眼球就是唯一可以接触到空气的地方,除此之外只有当口交或是性交功能启用时,才会让我的口腔、阴道及直肠接触到外界。换句话说,现在我的身体每天几乎二十四小时都会被封闭在紧身衣里,当然这也是为了避免我全身皮肤的敏感神经受到刺激而产生过度强烈的快感,无法维持正常的生活作息。 “嗯嗯,学长再见”我挥挥手笑着跟他说掰掰,一回头湘妤已经游到我的旁边。 在刚才尿液排出的剎那,我怀疑着自己是否有种产生高潮的感觉,如果是真是那样的话那这种方式也太痛苦了,为何会有这样的猜想其实是因为从第一次自动排尿之后,我一直感觉到有股无法压抑的性欲伴随着身体的苦闷缠绕在脑海中,但是这股快感又无法被宣泄,就这样不断累积在我的身体里,每当阴蒂紧束功能停止时就更加刺激这股性欲,甚至可以说我能够这样一直撑到现在也是因为有这股性兴奋的帮助,否则这样苦闷的过程早就让我发疯了。 “湘妤,妳先冷静一下,这个试验计划还没有开始,妳可以想清楚,这是不是妳想要的,姊答应过妳,不管妳的决定是什么,我都会在一旁陪伴支持妳的”我握着她的手,然后拍拍她的肩膀,湘妤低着头仔细思考着。 “幸好雨荷还有留着妳跟湘妤的手机号码,不然这次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找到妳,万一都没人发现妳可怎么办”学长眼神里充满着温柔关切地看着我,我一时害羞便把头给转过去。 听沛海说完这些故事后,我的心里也更对他产生信赖了,原来他不是透过什么奇怪的方式才得知这些讯息,而是因为家里和雨荷的因素才了解这么多关于这套服装事情,原本我心里还有些犹疑的那一小部份不安定感也就消失了。沛海一边说着这些故事给我听时也一边帮我按摩着手脚,让我浣肠时的不舒服缓解许多,同时原本有些紧绷的肌肉也变得较放松了,身体的酸痛感当然也减轻了许多,我想昨晚他一定也是为我做了这些事情,所以我今天早上起床时才会感觉身体那么舒服。过了一个小时的等待时间后,沛海温柔地抱起我走到浴室,将我放在马桶上后就微笑地转身离开,我接着用脸颊将面前的把手往右推,立刻一股噗哧的水柱声音就从我的肛门喷射而出,顿时我感觉腹中的胀满感开始渐渐减轻。 “妳昏迷了两天两夜,我哥一直都在这照顾妳呢”雨荷挑着眉看着沛海的脸说。 “嗯?!”当我听见爸说出这句话时,我的心跳瞬间停止似的,紧张地说不出话。 “呵呵,原来妳这里怕痒啊~”沛海发现了这个小秘密后,贼笑着用手指往我的弱点开始发动攻击,让我只能无力地扭摆着身体闪躲他的魔手,乳尖上的吊饰随着身体扭动左右地剧烈摆荡着,发出耀眼的闪烁光芒。 “虽然我不能现在就为妳举办婚礼,但是我想告诉妳,对我而言妳已经是我的妻子”沛海愧歉地对我说着,同时左手掀开了我的睡衣下襬,右手食指轻轻地拨弄了一下阴蒂上的那枚戒指。 “LongDurationTrainingLevel2” “对不起,现在我的身体…无法给你…”我难过地哭着说。 “真是美丽的花朵,妳要用镜子照一下吗?”高医生笑着对我说,她的眼神绝对不是嘲笑,而是一种羡慕。我点点头接过高医生手中的镜子,高医生便走过去接着帮湘妤戴上她的阴罩。我将镜子摆在两腿中间,果真从镜子里映照出一朵美丽的粉红色花朵,中间如水晶般透明的部分还闪闪发亮。我看见我的小阴唇和阴道口的嫩肉在那块透明的外壳底下轻轻蠕动着,上方有个深邃的小黑洞想必是我的尿道口,再往上则是被封印住的小荳芽,就像标本一样被固定在水晶里,四周还围绕了一圈银色的光环。我用左手食指慢慢地在这块水晶壳上抚摸着,那微微凹凸起伏的纹路栩栩如生,但无论我如何施力按压也无法让底下的嫩芽感觉到碰触。 挑弄了一会儿阴蒂后,沛海把目标转向我的乳头,用他那灵巧的双指和嘴巴左右交互攻击我的乳尖,一会儿是左边乳头被吸吮着同时右边乳头被捏拧着,一会儿是左边乳头被扭转着同时右边乳头被舔逗着,弄得我的是心痒难耐,唔唔哼哼地叫喊着不停。玩够了我的乳尖之后沛海又回到了我的胯下,这次是用手指一边捏拧着我的阴蒂一边用嘴唇吸吻着我的阴唇,偶尔交替着用舌尖从我的会阴一路向上舔到我的阴蒂,最后用嘴唇含住我的阴蒂吸吮着,这招真是让我无力招架,竟然忍不住全身兴奋地颤抖了起来。 Condition2:EnemaWaitingextendsto1hourspertimeperiod. “那我们要如何使用哺乳的功能呢?”湘妤抢在我前面先提问了,我只好安静地等待高医师回答,没想到答案令我们都脸红了,原来Milk的功能就是当我们戴着口罩时去吸吮其他人的乳头,在乳头内的传感器会和口腔塞内的传感器互相沟通,等于我们的乳头有着跟喷嘴一样的功能,高医师甚至还说,如果有办法让乳头插入肛门口的话,我们也可以用乳汁来浣肠,我们听了差点没昏倒,真是羞耻的画面,虽然我们不可能会这样做就是了。 接近十点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快递公司的司机,他说已经到了我们楼下,因为深夜管理员不愿意帮忙代收包裹,所以请我亲自下去签收,我连忙答应赶紧下楼去签收这个包裹,想到胡小姐刚才电话里说的,还真的是马上就送过来了。 第一张图片是背后合掌的姿势,第二张图片是腰后合掌的姿势,第三张图片是双腿跪坐的姿势。我看着这几张突然发呆了许久,每张图片里的模特儿看起来都像是一幅美丽的艺术品,身上也穿着黑色紧身衣并且有银色束绳和项环,就跟我现在身上的服装一模一样。我看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发现在肚脐上方约十公分左右的束腰上面出现了一个浮刻的倒三角形图案,这是之前没有的。算一算现在身上一共有四个这样的倒三角形图案,分别在锁骨上方、乳沟上方、肚脐上方跟阴部上方,同时因为这些图案都是浮刻在紧身衣上面而且颜色和紧身衣相同,所以不仔细看其实不容易发现。我马上心算了一下点数和时间,发现最多只能同时隐藏这些束绳和项圈八个小时,但是却得失去双手的自由至少十二个小时,这套服装真的都是一堆折磨人的把戏,我心里不高兴地哼了一声。 “妳迟到那么久不先忏悔,还讲些有的没的”我没好气地说。

          Copyright © 2015-2021 南瓜影视